◢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人民大学 >> 学术科研 >> 学术活动 >> 正文
学术活动
相关文章
杨立新教授做客华润雪花学术论坛 主讲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修改的新进展

(2013/12/30 15:00:23)

    12月27日,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民商法前沿论坛暨华润雪花论坛”系列学术讲座之“《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经营者责任的新发展”在明法602报告厅举行。讲座由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会会长杨立新教授主讲,由法学院石佳友老师主持。我院朱虎老师担任本次讲座的评议人。同时,多次做客论坛、在公司并购实务界享有盛誉的华润雪花啤酒(中国)有限公司法律部总经理张远堂律师也携该公司法务部多名代表出席了本次论坛。讲座开始前,主持人对到场嘉宾进了简短的介绍,同时对到场同学的积极参与表示欢迎,讲座在热烈的掌声中拉开帷幕。



    首先,杨立新教授对《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修改的一般情况进行了介绍。杨立新教授指出,《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修改从开始着手到最后修改完成大致经历了2年的时间,虽然是一部非常重要的法律,但却没有像合同法或物权法那样受到社会上的广泛重视,主要原因在于经营者对其重视不够。杨立新教授认为《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固然是保护消费者的法律,但是在保护消费者之时也不应伤害到经营者,因此要保持利益关系平衡,如果对消费者过度保护,导致经营者退出市场,则消费者的可选择空间变小,实际遭受不利的还是消费者。

    接着,杨立新教授对《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修改后经营者的民事责任进行了阐释。首先就消费者的定义,他指出,《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在修改之后对消费者的定义没有改变,这一定义略显狭窄。杨立新教授又谈到机关食堂等团体是否能成为消费者,对于此问题,杨立新教授提出消费团体这一新概念,他认为消费团体可以享有部分消费者权利。随后,杨立新教授就经营者民事责任主体问题进行了阐述:首先,责任主体包括法人、自然人和团体;其次,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42条对于表见经营者也做出了规定,这一规定有利于保护消费者。最后,杨立新教授就《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对消费者协会代表消费者起诉的问题进行了阐述,杨立新教授认为此规定略显简陋,其限定中国消协和省级消协才具有提起诉讼的权利,而对于实际如何行使并未做出具体规定。

    杨立新教授接下来谈到侵害消费者权益案件中举证责任的问题。他指出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此有新规定,对于某些特定商品,一般为耐用消费品,可以进行举证责任倒置。至于一般商品,仍然由原告进行举证,对此,他提出在这之中是否有举证责任缓和适用的余地,因为即使是一般商品,原告想要举证也很困难,是否可以通过举证责任缓和适当地减轻原告的证明程度。

    杨立新教授谈到的第三个问题是关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的违约责任,杨立新教授首先对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24条进行了解释,法律规定的“三包”义务其实是两个部分,“包修、包换”属于违约责任的范畴,而“包退”其实属于解除合同,将其统称为“三包”其实不符合民法思维。之后,杨立新教授对经营者提供的格式条款的效力的规定进行了讲解,他指出,第26条及相关的司法解释虽然对不合理、不公平作出了解释,规定经营者具有提示说明的义务,但却并未规定违反该项义务会导致怎样的后果,使得该项义务成一项不真正义务。然后,杨立新教授对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的最大亮点——第25条规定的7天无理由退货作出了讲解。他指出,无理由退货并不等于无条件退货,该项规定使得消费者获得了一项在7天之内的反悔权,而这7天的规定属于除斥期间。同时,在消费者行使反悔权之后,商家退回的费用中并不包含运费。在第25条的规定中,对消费者的反悔权也有进行限制,主要是有四种明确规定不得适用,同时其他不适宜退货并经消费者购买时确认的商品消费者之后也不得行使反悔权。最后,杨立新教授对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44条,网络交易平台的责任进行了讲解,他指出网络交易平台与展销会、租赁柜台不同,因此将44条与43条区分开来具有合理性。他认为,第44条体现出了一种“有条件的不真正连带责任”。

    杨立新教授还谈到经营者的侵权责任。他首先分别从个人信息保护、召回义务、产品责任、虚假广告责任、经营者的安全保障义务等几个方面作出了说明。随后,杨立新教授就规定经营者的民事责任承担问题的第49条、第50条、第51条具体分析。他指出,第50条增加了对人格尊严和人身自由的保护,比较之前已有进步,然后第51条的精神损害赔偿为新增加之规定,也具有积极意义。最后,杨立新教授指出,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58条确定了民事赔偿责任的优先性,这与《侵权责任法》仅规定侵权责任的优先性有所不同,即使是违约责任也可优先,这一规定有着重要意义。 

    在杨立新教授的精彩演讲结束后,讲座进入点评环节。首先,由张远堂律师结合企业实际情况和丰富的法律实务经验,就消费者与经营者纠纷案件中证据的固定、收集、保全以及具体责任的承担方式和数额等实务问题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他坦承:如发生了产品导致消费者损害的事件,经营者一般都会根据法律或人道主义精神对消费者给予赔偿,尊重消费者权益。随后,由朱虎老师评议。他首先对杨立新教授关于价值判断中应当坚持尺度平衡,应当适度考虑经营者的利益的观点表示赞同。同时,他认为对于“弱者”的定义不应太过于抽象,应当更为具体一点,可以在具体案件中考虑获得信息的成本或谈判力量的不均衡等。之后,朱虎老师提出了五个具体的问题:第一,对于耐用消费品的举证责任导致,是否需要考虑合同法中的相关规定;第二,对于格式条款的处理,是否可以换一种方式考虑;第三,七天反悔权的例外情形;第四,网络交易平台的责任中,是否要考虑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与侵权法之间的相互解释的问题;第五,广告者的责任中,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与其他法律的统一思考,与杨立新教授探讨。

    随后,石佳友老师发表了自己的观点。石佳友老师赞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应当平衡保护、兼顾双方利益的价值取向。因此,他担心此次《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个别条款修改是否过于激进?对经营者是否太过于苛刻?例如,对于无理由退货的反悔权进行强行规定是否会造成社会资源的浪费,过度的保护有时反而会导致消费者行为的非理性和不负责任,其购买的商品在其手中不仅无法发挥最大价值,而且之后的退货也会使经营者造成交易机会的损失,这无疑是对社会资源的浪费;此种无理由退货的情形不应受到法律的鼓励。其次,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49到55条将惩罚性赔偿由2倍直接增加到4倍,并规定了最低限额500元,是否增加幅度过大,与我国的现实国情是否脱节?最后,石佳友老师认为广告代言人的连带赔偿责任也过于苛刻,因为代言人受其自身知识所限,可能对代言之产品也不甚了解,也有可能受到经营者的蒙蔽和欺骗,新法不再要求其“明知或应知”广告的虚假性,硬性规定其需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似乎不太合适。杨老师对此予以了回应和评论,他总结认为,修改后的消法是符合我国的国情的。

    在最后的提问环节,同学们踊跃提问,提出了反悔权的强制规定是否会影响交易安全、交易公平;消费者保护协会如何开展公益诉讼;金融产品的销售是否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以及为金融产品作背书的专家应否承担连带责任等问题。杨立新教授对此一一进行了回应,他认为经营者可以多使用第25条第2款,让消费者确认商品不宜退货从而防止“狡诈消费者”。而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28条,金融消费者也属于消费者,可以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但是由于金融产品销售过于复杂,现行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此无法做出很好的处理,因此,只能期待以后立法对此加以完善。

    到场嘉宾的精彩讲述和融洽的讨论为同学们带来了一场知识盛宴,同学们也在提问环节与主讲人进行了沟通互动,整场讲座在热烈的气氛中圆满结束。(文/杨俊逸  图/王京会)

    (编辑  蒋典惠)

分享到: 0
导航 Links





>> 人大首页
>> 校教务处
>> 研究生院
>> 校科研处
>> 校图书馆
>> 数字人大
>> 人大邮件系统
>> 返回首页
© 2001-2009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邮编:100872   京ICP备06009427号 网站管理:lawweb@163.com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