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人民大学 >> 学术科研 >> 学术活动 >> 正文
学术活动
相关文章
“死刑与宪法”系列讲座第五讲举行 赵秉志教授主讲“我国死刑改革研究的争议问题”

(2013/12/26 15:33:32)

    12月25日下午,“死刑与宪法”系列讲座第五讲“我国死刑改革研究的争议问题”在明德法学楼601会议室举行。本次讲座由中国人民大学宪政与行政法治研究中心比较宪法研究所及教育部基地重大项目“死刑制度的宪法控制”课题组共同主办,邀请中国刑法学研究会会长、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赵秉志教授主讲。讲座由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比较宪法研究所所长张翔教授主持,我院院长韩大元教授,副院长时延安教授,刘明祥教授,肖中华教授、付立庆副教授、李立众副教授、李奋飞副教授、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于文豪助理教授等课题组成员及嘉宾参加了此次讲座。

    在讲座中,赵秉志教授指出,死刑改革是当代中国刑法改革过程中最受关注且最具现实意义的重大问题。正如许多已经废止死刑的国家都要经历一定的社会争论一样,中国死刑制度改革过程中也多有争论乃至激烈的观点碰撞。合理看待并正确引导死刑改革的争论,有助于促进改革共识并推动死刑制度改革的深入。接下来,赵教授对于我国死刑改革研究的11个争议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1)死刑改革的政策:应否明确提出废除死刑?赵教授认为我国应将现阶段的死刑政策调整为“现阶段暂时保留死刑,但严格控制和慎重适用死刑,并且逐步减少死刑和最终废止死刑。”即要明确提出“最终废止死刑”。第一,将废止死刑纳入中国死刑政策的内涵符合死刑发展的最终趋势。第二,中国正处于死刑制度改革的关键期,将废止死刑纳入死刑政策内涵,有助于进一步明确中国死刑制度的改革方向和目标。第三,将废止死刑纳入死刑政策内涵有助于进一步推动死刑制度改革。

    (2)死刑废止的主要根据:功利抑或人道?赵教授认为从现代国家死刑废止的趋势看,人道性无疑是当代全球死刑废止最为重要的内在根据。人道性应当成为中国死刑限制、减少乃至最终废止最主要的根据。第一,人道性是现代法治发达和文明进步国家废止死刑的主要根据。第二,中国人权观念的发展状况能为死刑废止提供必要的空间。第三,功利性是死刑废止的根据,但存在难以证实的缺陷。

    (3)死刑改革的路径:立法、司法抑或两者兼顾?赵教授认为我国死刑制度改革应当采取立法与司法并进的改革路径。首先,从以往实践的角度看,立法与司法并进是中国死刑制度改革的经验总结。其次,从理论的角度看,死刑制度改革之立法与司法并进的路径是实现两者优势互补、减少死刑改革阻碍的需要。再次,从策略的角度看,死刑的立法改革应是分批间断进行,而死刑的司法改革则应是持续不间断的,并且要防止反弹。

    (4)死刑改革的步骤:立即废止抑或逐步推进?赵教授认为关于我国死刑废止的步骤,应坚持以下两个基本立场:首先, 我国不宜在短期内立即废止死刑,因为,第一,从历史文化的视角看,中国目前还缺乏立即废止死刑的文化条件。第二,从社会的现实条件看,中国尚不具备在短期内全面废止死刑的必要基础。其次, 我国应在本世纪上半叶分三个阶段逐步废止死刑:第一,先行废止非暴力犯罪的死刑。第二,在先行废止非暴力犯罪死刑的基础上,继而逐步废止非致命性暴力犯罪的死刑。第三,最终废止致命性暴力犯罪与战时暴力犯罪的死刑。

    (5)死刑制度改革与观念变革的关系:是制度引导观念变革还是制度迎合观念?赵教授认为死刑制度改革不应完全迎合民众的死刑观念,而应当通过适度超前的死刑制度变革引导民众死刑观念的转变。第一,观念具有较强的非理性和易变性,死刑制度改革无法完全迎合民众的死刑观念。第二,民众的死刑观念具有较强的保守性。第三,死刑制度改革具有引导死刑观念转变的作用。

    (6)死刑个案民意:能否作为量刑的依据?赵教授认为在死刑案件的裁决中适当考虑民意具有正当性和合法性,应当得到支持。第一,民意对死刑案件的处理而言具有合理性。第二,中国刑法中有死刑裁决考量民意的空间。第三,适当的制度设计可以保证民意在死刑判决中得到合理运用。第四,法治发达国家的司法亦会考虑民意。

    (7)死刑的替代措施:死缓、无期徒刑还是有期徒刑?赵教授认为基于理解的不同,死刑替代措施有立法上的死刑替代措施与司法上的死刑替代措施之分,对此应区别对待。第一,从司法层面上看,死缓可以作为中国死刑立即执行的替代措施。第二,从立法层面上看,无期徒刑可作为中国死刑的替代措施。

    (8)死刑赦免:要否构建死刑赦免制度?赵教授认为在中国当前继续保留死刑的背景下,死刑赦免有助于加强死刑的限制和控制,值得倡导。第一,构建死刑赦免制度是中国履行其国际公约义务的要求。第二,构建死刑赦免制度有助于推进中国死刑制度的实际废止。第三,中国的赦免实践可以为死刑赦免制度的建构提供制度和经验支持。

    (9)死刑和解:死刑案件能否和解?赵教授认为死刑和解对中国死刑制度改革具有积极意义,应当倡导。第一,死刑和解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第二,死刑和解具有普遍的正当性。中国刑法有死刑和解的制度空间。

    (10)贪污罪受贿罪的死刑:应否尽快废止?赵教授认为基于中国死刑改革的目标和贪污罪受贿罪自身的特性,我国应当在非暴力犯罪废止死刑的最后阶段废止贪污罪受贿罪的死刑。第一,保留贪污罪受贿罪的死刑将延缓中国死刑制度的改革进程。第二,对贪污罪受贿罪设置和适用死刑,与贪污罪受贿罪的罪质不符。第三,死刑并非遏制贪污罪受贿罪的最有效方式。

    (11)死刑执行数字:应否公开?赵教授认为中国应单独公开死刑执行的数量。第一,公开死刑执行数字是履行相关国际公约的要求。第二,中国死刑执行数量已有较大幅度的下降。第三,公开死刑执行数量有利于更好地促进限制和减少死刑适用的死刑政策的贯彻落实。

    讲座后,各位嘉宾对赵秉志教授的讲座进行了评议并提出一些问题,赵教授逐一回应了大家提出的问题,并与与会师生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编辑  蒋典惠)

分享到: 0
导航 Links





>> 人大首页
>> 校教务处
>> 研究生院
>> 校科研处
>> 校图书馆
>> 数字人大
>> 人大邮件系统
>> 返回首页
© 2001-2009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邮编:100872   京ICP备06009427号 网站管理:lawweb@163.com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