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人民大学 >> 学术科研 >> 学术资源 >> 新书推介 >> 正文
新书推介
相关文章
[新书推介]何家弘、刘品新著:《证据法学》(第五版)

(2013-10-22 15:23:04)

《证据法学》(第五版)

作者:何家弘 刘品新 著

出版时间:2013年8月

字数:455 千字

书号:182809

ISBN:978-7-5118-5236-6

包装:平装

印次:2013年8月第一次印刷

开本:16 

定价:¥42.00

内容简介:

    本教材是证据法学的最新权威之作,由何家弘、刘品新合作撰著完成。系统介绍了证据制度的历史沿革、证据法的认识论、方法论、价值论和基本原则,详细讨论了证据的概念、资格、分类、法定形式等基础理论,集中阐述了司法证明的概念、方法、环节、责任、标准和规则等实践原理。对于广大学生和社会实践人才更好地、全面地把握证据、证据法和司法证明等方面的知识体系,提高证据法学相关知识的理论水平,具有突出的理论和实践价值。全书分为证据法、证据和司法证明三大部分,共计十三章,分为内容提示、案例引导、主要内容、思考讨论、补充阅读等知识模块。

作者简介:

    何家弘,男,满族。美国西北大学法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证据学研究所所长,中国行为法学会副会长兼法律语言研究会会长,中国警察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检察学研究会职务犯罪侦查与预防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审判理论研究会刑事审判理论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曾经在最高人民检察院挂职担任渎职侵权检察厅副厅长,在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频道担任嘉宾主持人;曾应邀在美国的纽约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和辛辛那提大学,澳大利亚的国立大学和拉特罗布大学,德国的马普国际与外国刑法研究所,法国的埃克斯—马赛大学、日本的名古屋大学,韩国的岭南大学,台湾地区的东吴大学、香港地区的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和香港城市大学访问奖学或做客座教授;曾获得国家“留学回国人员成就奖”和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代表著作有《短缺证据与模糊事实——证据学精要》、《法律英语――美国法律制度》、《证据法学》等;业余时间传做了五部悬疑小说(《血之罪》、《性之罪》、《X之罪》、《无罪贪官》、《无罪谋杀》),并出版有法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英文译本,还在台湾地区出版了中文繁体字本。

    刘品新,男,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副教授。证据学研究所副所长;中国人民大学物证技术鉴定中心鉴定人,北京市地石律师事务所律;中国行为法学会理事,中国检察学研究会职务犯罪侦查与预防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电子学会计算机取证专家委员会委员;曾经赴荷兰、瑞典、美国和澳大利亚进行学术访问,深刻感受到当今世界司法迈入信息化的大趋势,并长期致力于法学与信息科学的交叉研究和中国“电子证据学”新学科的创建;代表作有《中国电子证据立法研究》等“五部曲”,获得第二届全国法学教材与科研陈果一等奖、三等奖以及首届全国信息化研究优秀成果三等奖。

目录

第一章证据制度的历史沿革

第一节人类社会早期的神示证据制度

第二节英美法系证据制度的历史沿革

第三节大陆法系证据制度的历史沿革

第四节中国证据制度的历史沿革

第二章证据法的理论基础

第一节认识论

第二节方法论

第三节价值论

第三章证据法的基本原则

第一节遵守法制原则

第二节实事求是原则

第三节证据为本原则

第四节直接言词原则

第五节公平诚信原则

第六节法定证明与自由证明相结合的原则

第四章证据概念与证据资格

第一节证据的真实观

第二节证据的定义

第三节证据的资格

第五章证据的学理分类

第一节言词证据与实物证据

第二节原生证据与派生证据

第三节直接证据与间接证据

第四节本证与反证

第六章证据的法定形式

第一节物证

第二节书证

第三节视听资料

第四节电子证据

第五节证人证言

第六节当事人陈述

第七节鉴定意见

第八节笔录

第七章司法证明的概念与对象

第一节司法证明的概念

第二节证明对象的概念

第三节证明对象的构成

第八章司法证明的环节

第一节取证

第二节举证

第三节质证

第四节认证

第九章司法证明的方法

第一节证明方法的概念

第二节推定

第三节司法认知

第十章司法证明的责任

第一节证明责任的概念

第二节刑事诉讼证明责任的分配

第三节民事诉讼证明责任的分配

第四节行政诉讼证明责任的分配

第十一章司法证明的标准

第一节证明标准的基本范畴

第二节外国的证明标准

第三节中国的证明标准

第十二章 司法证明的规则

第一节证明规则的概念

第二节外国的证明规则

第三节中国的证明规则

第十三章证据证明力的审查判断

第一节证据证明力审查判断的一般原理

第二节直接证据与间接证据的证明力审查判断

第三节八种法定证据的证明力审查判断

第四节全案证据证明力的综合审查判断

精彩片断

    证据一词在汉语的准确起源已经很难考证。唐代文豪韩愈在《柳子厚墓志铭》中曾经写下了“议论证据今古,出入经史百子”的名句。然而,其中的“证据”是动词,一位“据史考证”或“据实证明”。在古汉语中,证据二字往往是分开使用的。其中“证”字犹如现代的证据,但多指人证;“据”字则意味依据或根据。例如,《唐律 断狱》中就多有“据众证定罪”之用语。及至清代,法律中仍有“众证明白,即同狱成”的规定。20世纪初,随着白话文的推广,证据二字才越来越多地合并为一个词使用,而且多出现在与法律事务有关的文字之中。例如,南京临时政府于1912年3月2日颁布的《大总统令内务、司法两部通饬所属禁止刑讯文》中规定:“不论行政司法官署,及何种案件,一律不准刑讯。鞫狱当视证据之充实与否,不当偏重口供。其从前不法刑具,息令焚毁。”这可是为后来在我国颇为流行的“重证据,不轻信口供”之办案原则的发端。

    现在,证据已经是汉语中常用的语词之一。虽然人们在日常生活中非法律事务中也使用这一概念,但是由于它在法律事务中具有特别重要的地位和特别高的使用频率,所以它仍然在很大程度上属于专门的法律术语,以至于人们一听到这个词就会马上联想到案件、纠纷、调查、审判等法律事务。《辞海》中的证据的解释是:“法律用语,据以认定案情的材料。”可见,证据首先或者主要是法律领域的专门用语,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的非法律事务中使用证据一词世纪时在借用法律术语。

    此外,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对证据一词的理解也是以法律领域的概念为基础的。两者之间没有也不应该有本质上的差异。在讨论证据概念问题时必须从这两个字的基本含义出发,不应片面强调法律用语和日常生活用语的差异,不应偏离人们在长期形成的语言习惯中对证据一词的理解去再造什么“法律证据”、“诉讼证据”或“司法证据”的概念。

    从汉语的字词结构来理解,证据就是证明的根据。这是对证据一词最简洁最准确的解释,也是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普遍接受的证据基本含义。由此可见,证据一词并没有真假善恶的价值取向。好人可以使用证据,坏人也可以使用证据。无论你要证明的是什么,也无论你拿什么来证明,只要按照一定的规则把甲用做证明乙的根据,甲就是证据。就真假的两值观念而言,“根据”一词是中性的,它可真可假,也可以同时包含真与假的内容。

    诚然,在法律上界定证据的概念,可以使用更为具体更为明确的语言,但是不应偏离这一用本身所具有的基本含义。语词的基本含义是人们在长期使用该语词的过程中约定俗成的。如果抛开这一点,就会背离语言的使用规律。(文 李林育)

    (编辑  高洁)

分享到: 0
导航 Links





>> 人大首页
>> 校教务处
>> 研究生院
>> 校科研处
>> 校图书馆
>> 数字人大
>> 人大邮件系统
>> 返回首页
© 2001-2009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邮编:100872   京ICP备06009427号 网站管理:lawweb@163.com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