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人民大学 >> 永远的怀念 >> 潘静成教授 >> 正文
潘静成教授
相关文章
刘文华:哭潘老

(2007/12/15 22:52:35)

    ——他就这么悄悄地走了

  近黄昏,电话里传来了师母柔软断续的啜泣声,告诉我:“老头走了!”近一时期,我最担心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一个月前,恩师还以他惯有的宏亮声跟我讨论经济法的形势和任务,不想竟成绝言!当时我从电话声中觉得他的生命力还那么强,为他能康复有望而欣喜。但不久,师母即告诉我,大夫已下断语,时日不长。我寒彻心骨,已回天无力而绝望。他终于走了,走的那么俏无声,不惊动任何人,就这么走了!师母告诉我,恩师遗言,遗体处置后再告诉我!十多天后,我才被告知。生前病中不让我们去看他,怕影响我们的身体和工作,死别也没见他一面,遗恨将伴我终生!

  恩师已鹤归,遗下幕幕之情。五十年代中,他给我们研究生班上法理学。上堂来,将稿放在一边。声音铿锵,一气呵成,从不说一个废字,一句废话。当时他风华正茂,是我们崇拜的偶像,后来因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地各一方,但我一直怀念着我的研究生时代的启蒙老师。七十年代末,由于他和佟老的坚持地召唤,我回到了母校。逢年过节,为我首先拜望的必定是我这两位恩师。

  后来在他的带领下。我们步入了我们完全陌生的,可能是新平台,也可能是地雷区的经济法领域!恩师力排众议,启用我开人大第一次经济法课,促我尽快进入角色,成长,成才!为了使中国经济法从中国实际中扎根,我们两人下基层,住过3元钱的充满臭味的大通铺的小饭店;我们远途跋涉到过安徽的小岗生产队。那个时候,我们是把一天当两天用,努力把损失的时间补回来。多年来,每天睡觉不过五、六小时。为中国经济法的事业,他全身心的投入,不计代价,不顾健康!日本友人的几次约请,他都因事忙不能成行。现已成终身遗恨!

  潘老是我们人大法学院经济法的创始人,也是中国经济法的创始人和奠基人之一,是中国经济法研究会组织者之一和核心成员。他亲自执教经济法的各种研讨班,为中国经济法培育了几代人才,在中国经济法界享有崇高的声誉和威望。

  潘老是我们人大经济法学科的带头人,在他的创建组织下 ,人大的经济法理论已自成体系,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同,我们当秉承潘老的遗愿,永远记着他最后对我们的遗嘱,把人大的经济法理论,把中国经济法事业发扬光大,扎根于国内,弘扬于国际!

  人如有灵,潘老您安息吧!我们当全力照顾好师母。她以多病孱弱的身子一直照料着您,陪伴着您,现在还说要将我们微薄的捐献早晚要还回来,让我们无地自容和无比心痛!你们恩爱一生,您的离去对她的打击最大,他人也无法分担、替代,但我们当尽快设法帮她走出“阴影”,颐养天年!

  潘老,恩师,我们永远怀念您,我们将殚精竭虑,奋斗不息,完成您未完的经济法事业!

分享到: 0
导航 Links





>> 人大首页
>> 校教务处
>> 研究生院
>> 校科研处
>> 校图书馆
>> 数字人大
>> 人大邮件系统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