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人民大学 >> 永远的怀念 >> 潘静成教授 >> 正文
潘静成教授
相关文章
葛  敏:未尽的话——悼太公

(2007/12/13 21:42:29)

  冬日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特意到去超市买了太公喜爱的少林寺酥饼,兴冲冲赶往医院,准备和老人分享我的幸运和快乐。可是,打开熟悉的病房大门,却看到了一个陌生的面孔,心中不免有一丝不详的预感。转身去询问护士,那位温柔的护士小姐清晰吐出的噩耗将我心中仅存的侥幸击得粉碎!我那整天乐呵呵的太公公已于两天前的凌晨悄然驾鹤西去。

  容不得细想,我立刻赶往人大。太婆婆一个人该怎样面对这样的悲伤。一路上,眼泪止不住地流淌,深深的自责咬噬着我的心。我总以为还有很多时间可以看到太公的微笑,有很多机会可以听到太公的教诲,从没有想过一次我并没有珍惜的普通会面会成为永别。因为,太公是一个会不断创造医学奇迹的人。医学权威的预言一次次被他顽强的生命宣言否定,一次次的病危通知,成了他日后笑谈疾病战况的陈列品。七次化疗,他都以对生的执着顽强坚持下来,我们谁都没有想到这第八次化疗会耗尽他所有的气力,他甚至来不及和他所爱的世间正式道别,就随着第一抹曙光的降临而匆匆离去了。

  一路的悲痛,没有忘记告诫自己决不能当着太婆的面再流泪。好不容易敲开了那扇熟悉的大门,昏暗的屋里,一个绝望的老太太在无声地流泪,痛不欲生地不停责怪自己没有照顾好老伴。此时,除了相拥而泣,我再也不知该做些什么。

  太公、太婆是家里辈分最高的长者,也是最恩爱的一对模范夫妻。他们同姓,一个来自苏州的潘家,一个来自宜兴的潘家。太婆从小体弱多病,但美丽聪慧,凭借病榻上的自学就考上了上海大学的数学系。太公则在学生时代就受家庭影响,投身革命。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影响了他一生,甚至在被打成右派劳动时,在学校对应享受离休待遇的他只给予退休待遇时,他也丝毫没有动摇过对组织的信任,对党的信仰。

  太公太婆的互敬互爱,在太公病中更是堪称经典。由于担心别人无法细致地照顾太公,多病的太婆依然独自挑起了护理太公的重担。白天,她喂他一日三餐,搞好各种清洁护理,陪他聊天,逗他开心;晚上,患有严重失眠症的她就在医院的简易沙发床上凑合着休息会儿,还要随时关注输液的进度,体温和服药情况,太公是否口渴,是否需要方便,是否有什么突发情况。这一凑合就是一年多,太婆那无力的双肩挑起的是常人都无法负担的重荷啊!八十岁的老太太照顾着八十二岁的老先生,互相关怀,互相勉励,乐观豁达,成了北大医院住院部一道独特的风景。

  太公的病房中从来没有沉重和愁苦。太婆常常称太公是“棒小伙”,要他快点病好了来照顾自己;太公则常常招呼太婆坐到他身边,努力用无力的手帮太婆揉揉酸痛的腰,捏捏眩晕的头,而太婆总是夸张地表示感觉舒服极了。两位耄耋老人约好了出院回家后要一起看《同一首歌》(太公最喜欢的电视节目),看奥运会,还要在人大校园里一起散步。在最后那次化疗中,那些救命的医疗手段让很有忍耐力的太公都痛苦不堪,难耐之际,他看着身边心爱的老伴,颤声问道:“承绚,你愿意替我疼么?”太婆立刻回答:“我愿意!”太公轻声而坚定地说:“我也愿意替你疼!”太婆忍着满腔痛苦,柔声劝慰道:“那你就想像是我病了,你在替我疼。这样,你会感觉好受些的……”这是我曾经听到的世界上最最感人的爱情宣言!

  音容笑貌犹在眼前,他远去的身影却无法留住。也许,一生乐观豁达的太公并不在意世人的评说,他更愿意静静离去,不惊扰任何人。只是这对于生者是何等的残酷!我们丝毫都没有心理准备,就永远失去了再见他一面的机会,那些早该表达的感谢和赞美再也无法说出。太婆也还有很多话没来得及对太公说。她还没来得及定下来世的约会,没有嘱托他一路走好。却已是阴阳相隔,何处寄托对他的思念和哀悼。

  太公君子人生:在上位不陵下,在下位不援上,正己而不求于人则无怨,上不怨天,下不尤人,居易而承天命,真君子也。

  太公西去已过三七,但每念及此事,涕泪满襟,难以成文。今遵史际春老师嘱托,始作此文以纪念。

分享到: 0
导航 Links





>> 人大首页
>> 校教务处
>> 研究生院
>> 校科研处
>> 校图书馆
>> 数字人大
>> 人大邮件系统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