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人民大学 >> 永远的怀念 >> 潘静成教授 >> 正文
潘静成教授
相关文章
史际春:兢切精致 学者风范

(2007/12/13 21:37:57)

  潘老师离我们而去了。他作为中国经济法学科的创始人之一和人大经济法教研室的创建者,为新时期中国法学的振兴和我院的学科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个人并未得到应有的名分和待遇,却从来不计得失,一直在默默地耕耘、奉献,直至生命的最后时刻,这是最令我们晚生后辈所难以释怀的。

  我虽然在1983年撰写硕士论文调研时就见过潘老师,向他请教问题,但与他有经常性接触,还是在1991年留校任教以后。自认识他以来,我脑海中的潘老师形象,就是一副魁梧的身材,坐在那里静静地伏案撰写或者修订经济法教材。因为每一次去他家里拜访,都是这样一种场景,师母开门引我到书桌边的沙发上坐下,这时潘老师起身与我话学术、拉家常,书桌上还摊着方才工作时的稿纸、笔和老花镜。纸上那方方正正、笔画一丝不苟、仿佛是印刷出来字,每一次都让我感动得不能自已。一本教材,几十万字,潘老师除了自己撰稿外,更要策划,要统筹其他撰稿人不同风格、进度不一、水准参差不齐的书稿,统稿本已不易,何况潘老师无论撰稿还是统稿,一版、再版又再版,都是这么一笔一划抠出来的。几乎每一次,在潘老师家里,一眼瞥见他的书桌,我的眼眶就不由得湿润了。都说人大的法学从50年代以来就是全国的工作母机,潘老师主编的《中国经济法教程》和《经济法》能够在新时期的一个新学科延续这种传统和作用,与他的兢兢业业、精益求精、无私奉献的精神和身体力行是分不开的,当中凝结着他的呕心沥血。要知道,潘老师已退休20余年,这一切,都是他作为一位人大非在编人员,直到临终前病重住院,甘坐冷板凳得来的。想到这里,在向敬爱的潘老师表达钦佩和怀念之余,我也感到一种鞭策,深感自己肩负的任务和责任之重。

  与所有具有公共情怀的学者一样,潘老师胸怀中国的改革和发展、其成就和动态、国际形势、党和国家的大政方针,而不只有法学和经济法,这是他能够为中国的法学和人民大学的学科建设孜孜奉献到最后一刻的人文支撑,生命的精神基础。记得2005年我有幸到中南海,与中央政治局各位领导讨论经济法律制度完善的问题,刚完成这项重任,回到家还没缓过劲来,就接到潘老师的电话,让我赶快去见他,越快越好。第二天,我在第一时间赶到潘老师家里,向他汇报、与他交流。那一次,潘老师激动得满面红光,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甚于我这个当事人,是我见到的他最兴奋、最健谈,与他谈思想、谈学问最长的一次,差不多有三个小时。也还记得,我国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经济法被列入法学的14门核心课程、中国加入WTO、新一代领导层确立科学发展观、践行和谐新政等等,中国民族复兴、法学振兴之路上每迈出大大小小的一步,都时刻在他的关注、感慨和思考之中,并将其有机地融入自己的法学和经济法的学问。

  在人生之路上能够遇到潘老师这样一位良师益友,真是三生有幸。

  潘静成老师,风范永垂!

分享到: 0
导航 Links





>> 人大首页
>> 校教务处
>> 研究生院
>> 校科研处
>> 校图书馆
>> 数字人大
>> 人大邮件系统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