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人民大学 >> 永远的怀念 >> 程荣斌教授 >> 正文
程荣斌教授
相关文章
肖建国:追忆程荣斌先生

(2013/4/17 16:58:41)

    在人大法学院中,程荣斌先生是我由衷钦佩、敬重的一位学者。他的谦逊、儒雅、循循善诱、始终如一的微笑,以及对学生无私的关爱,在先生仙逝消息袭来的一瞬间,定格在我的脑海里。

    第一次与程先生的见面,是1992年4月在人大法律系的研究生复试会上。复试地点设在研究生一楼(现称品园一楼),由程老师和江老师二人组成复试小组进行面试。我抽题后,心中忐忑不安,紧张得要命,唯恐记错或记漏了法条。江老师不断提示我,引导我回答问题;程老师则一直带着微笑,当时见我窘迫不堪的样子,只是缓缓地说了一句:“小肖别紧张。”这句安慰我的话,纾解了我的紧张情绪,至今记忆犹新。

    与程先生接触最多的是在先生的课堂上。当时民诉法研究生的必修课中有“中国刑事诉讼法”,这门课由程先生主讲。学生只有刑诉法专业的谢光永、余学忠两位师兄和我,小班授课。我们面对面坐着,程先生每次上课,都带着精心准备的讲义,讲课时条分缕析,语速较缓,吐字清晰,普通话中带有山西口音。先生授课的内容清晰、准确、严谨、规范。令我至今印象深刻的是,先生无论是纸质的讲义,还是在黑板上板书,从来都是一丝不苟,一笔一划都不马虎。就连94年我报考江伟老师博士的推荐表上,程先生也都是用钢笔工工整整地填写专家意见。其实,这就是程先生为人处事的一贯风格。

    在我的印象中,程先生是个关心、爱护学生,事无巨细总为学生着想的老师。记得1993年秋,人大开始申报诉讼法博士点。在填表时,程老师、江老师作为诉讼法教研室的两位领导,都觉得我的钢笔字写得不错,于是安排我填写申报表。当时法律系办公条件不好,程先生为了让我专心填表,特地在资料楼(现在的灰楼)找了一个稍空的房间,还特意准备了饮料给我喝。还记得1995年秋我读民诉法的博士,和刑诉法专业的邓思清博士两人一舍。10月份时,我和思清响应学校号召主动献血;第二天,程先生带着师母一起来我们宿舍看望我们,手中提着红糖、煮鸡蛋和各种补品。其实,思清才是程老师指导的学生,但程先生就是这样的人,处处替别人着想,没有门户之见。

    我手头一直珍藏着一本程先生主编的一本书——《海峡两岸交往中的诉讼法律与实务》(1997年6月版)。这本书是程先生主持的教育部课题的最终成果。记得我在读研期间,一天程先生找到我,说希望我作为课题组成员参加课题研究。我当时非常感动,因为对我而言,能够被程先生所看重,实在是莫大的荣幸。在我心中,程先生与这本书,将永远和我同在。

分享到: 0
导航 Links





>> 人大首页
>> 校教务处
>> 研究生院
>> 校科研处
>> 校图书馆
>> 数字人大
>> 人大邮件系统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