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人民大学 >> 永远的怀念 >> 力康泰教授 >> 正文
力康泰教授
相关文章
袁登明:追忆力老师

(2013/1/28 8:51:01)

    26日下午5时许,在香港机场至市区酒店的路上,我翻打开手机查阅信息时发现一个既十分熟悉却又陌生的未接电话信息:说它熟悉,因为这个电话是我敬爱的导师力康泰教授家的电话、是我16前来京求学至今就一直默记在心的电话;说其陌生,因为近些年来力老师虽重病在身,但他和师母却从不打扰学生、我的手机几乎很少被这个电话呼叫过。看到这个未接电话,我不由的身心颤抖,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立马回拨,传来占线的忙音。很快接到师兄李睿懿的电话,证实了我的担心:敬爱的力老师走了!虽然我尚有预感,但泪水已潸然而下。

    我于1997年秋考入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攻读刑法学硕士学位,并幸运地成为力老师的关门弟子!与我而言,力老师亦师亦父。当时,力老师刚从学校领导岗位上退下来,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对我耳提面命、悉心指导,带领我进入了刑事执行法学这一全新的专业领域,使我渐渐领会到刑事一体化的博大精深并奠定了专业学术基础。硕士毕业后我继续在人大法学院攻读刑法博士学位,力老师家仍是我常去的圣地。每次去力老师家,师母总是拿糖倒水之余,问我近期读了什么书、有无文章发表,听到我些许的进步,力老师也总是笑眯眯地点点头。后来我有了女儿,带着孩子去看望力老师和师母时,两位老人总慈爱地拉着我家女儿的小手,问寒问暖,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此情此景,如同昨日,历历在目!

    近十几年来,力老师一直遭受着帕金森等疾病的折磨,但给我辈传递着积极乐观与豁达!今年春天,听说力老师住进了医院,我联系几个在京工作的师兄弟准备去探望时,师母告知说力老师在重症监护室,不能探视,待转到普通病房才可探视。此后数次联系,得到的消息还是在ICU病房。原本想这次从香港出差回来后春节前,无论如何也要去看望力老师,但是您却已经离开了我,永远离开了我!想到自己将近一年未能看望力老师,从今往后,永远也见不到亦师亦父的力老师了,我焉能不自责、愧疚?!

    深夜,我孤身在港岛的酒店里难以入眠、无法释怀,起身站在阳台上,脑子里全是老师的身影,耳边回荡着老师那山西口音的普通话音。仰望北方的星空,寻找一颗星寄托我的哀思、带去弟子的祝愿,愿恩师您在天国里不再有任何疾患、痛楚的折磨!

    力老师,一路走好!

    师母,保重!

学生袁登明拜泣

2013年1月26日夜

分享到: 0
导航 Links





>> 人大首页
>> 校教务处
>> 研究生院
>> 校科研处
>> 校图书馆
>> 数字人大
>> 人大邮件系统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