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人民大学 >> 永远的怀念 >> 力康泰教授 >> 正文
力康泰教授
相关文章
韩玉胜:怀念恩师力康泰教授

(2013/1/26 22:27:03)

    去年春节前,我去看望力老师,他那时候虽然说话时口齿不太清楚,但是头脑的思维仍然很活跃、很清晰,走时我握着力老师的手说,坚持,一定要坚持!力老师连说好,好,好。刚过完春节,力老师的夫人给我打电话,说力老师住进医院的ICU病房了!我大吃一惊,前几天去看他还挺好的嘛,怎么突然不好了?问什么时候可以探视,说特护病房不能探视,等转到普通病房才可以去看病人。在以后的时间里多次询问,得到的消息都是力老师还在ICU病房。我心里开始有一种不祥的感觉,但是又总期盼着会有奇迹发生。最终,奇迹没有发生,1月25日上午,突然得知了力老师于凌晨辞世的消息。我仿佛被重重的打了一拳,一瞬间头脑中一片空白,不愿意相信这个消息是真的。力老师,你怎么不打个招呼就匆匆忙忙走了呢?

    力老师是我的恩师,我要终生感谢力老师,是他把我带上了劳动改造法学(后来称监狱学、刑事执行法学)的专业之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一部刑法刚刚生效之时,身为刑法教研室的教师,讲授刑法学是理所当然的。按照要求,每位老师除了讲授刑法学之外,还要担任一门与刑法学密切相关的课程,当时可供选择的有犯罪学、外国刑法学、劳动改造法学。犯罪学、外国刑法学这两门课每一门课程都有好几位老师在做,后来留校任教的几个年轻老师也都愿意教这两门课程,唯独劳动改造法学这门课只有力康泰老师一个人在搞,我就决定向力老师学习讲这门课。力老师非常高兴,对我倾尽全力,把他的讲稿借给我参考,让我去讲劳动改造法学的课程。1985年,中国法学会劳改法学研究会成立,力老师带着我去承德参加了会议,并找一切机会向大家介绍我这个默默无闻的无名小辈。力老师是劳改法学研究会的副会长,他从劳改法学的长远发展考虑,有意识的把我推到第一线,让更多的人认识我,了解我。劳改法学研究会后来几经更名,改名中国劳改学会、中国监狱学会,现在称中国监狱工作协会,从2001年开始,力老师鼎力推荐我做了中国监狱学会副会长一直到现在,使我在监狱学这个圈子里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知。力老师写的论文把我的名字也署上,力老师主持的社科基金项目《刑事执行法学原理》带着我一起做,如此等等。我想,如果没有力老师对我的精心栽培,在专业上我不可能有今天,我所取得的任何一点成就都浸透着力老师的心血。作为晚辈,我没齿不忘。

    力老师为人憨厚,与人为善,与世无争,什么时候见到他总是笑眯眯的,即使当了学校的副书记、副校长,也没有一点架子,还是笑眯眯的。这样的教授,这样的学校领导,怎么能不让人肃然起敬呢?力老师这一辈子,不图名不图利,只想老老实实做事,老老实实做人,为我等后辈树立了极好的楷模。

    一闭眼,仿佛又看到了力老师那双笑眯眯的眼睛,又听到了力老师那带着山西口音的普通话。

    力老师放心,我会继续您未竟的事业,我知道,您在天堂里还会笑眯眯地看着我,我一定会努力。

    力老师,我的恩师,师恩永远难忘!

    恩师一路走好!

分享到: 0
导航 Links





>> 人大首页
>> 校教务处
>> 研究生院
>> 校科研处
>> 校图书馆
>> 数字人大
>> 人大邮件系统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