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人民大学 >> 永远的怀念 >> 江伟教授 >> 正文
江伟教授
相关文章
谢俊:愿江老师一路走好

(2012/9/17 16:32:01)

    9月15日早上我接到师姐的电话,恩师江伟教授辞世了!电话里头彼此话语顿失,我们都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因为很难把平时总是乐呵呵的江老师和死亡联系在一起。

    这两天,每每想起江老师,眼泪总是不自觉就流下来。江老师乐观、积极的形象不断地浮现在我的脑海。2007年,江老师被查出患糖尿病。他的很多生活习惯因此而改变,特别是几乎要放弃甜食,还要每天打两次胰岛素。这对近八十岁的老人家来说实在不容易。但是,江老师依旧保持乐观,每天坚持早晚散步,即便是在寒冬。得糖尿病后需要每星期监测血糖,这项复杂操作当时主要由我来完成。我记得,每次给老师扎针测血糖,我的心都在颤抖,生怕扎疼老师。有时打针力度没控制好,只能再扎一次,老师总是笑着说,没关系,不疼的。其实,我知道老师比我还紧张,因为他也在为自己的血糖担心——这点恐怕只有我这个扎针的才能感受出来。

    这几年来,在治疗糖尿病问题上,江老师始终保持着正面、积极心态。就拿老师吃药这件事来说,我们可爱的江老师把各种要吃的药丸用专门的盒子装着,摆在客厅显眼的位置,提醒自己不要忘记按时吃药。哪种药吃几粒、什么时候吃、治疗什么,老师都一清二楚。每当有学生好奇问起,老师从不掩饰,坦然解释。

    尽管老师的生活习惯有很大改变,但是,老师的工作并没有因此受影响。他一如既往地投身于他所热爱的民事诉讼法学教育事业,认真地指导学生做研究。这是江老师备受尊敬、爱戴的最主要原因。在回答立法机构提出的立法咨询时,江老师为中国民事诉讼法进步义不容辞;在实践部门组织的学术研讨会上,江老师为民事诉讼法上当事人的权利发言;在学术研究上,江老师指导学生发表文章,为构建符合中国国情的民事诉讼制度建言献策;在指导学生写作、评阅论文时,江老师拿着放大镜阅读文章,不顾疲惫,呕心沥血……

    一直以来,江老师很受学生的欢迎,不论他们是否直接接受江老师的指导。每到教师节,老师总能收到各种形式的祝福,不论学生毕业多久,不论学生身在何处。我相信,2012年的教师节也不例外。事实上,江老师的学生总是惦记着老师和师母,每次毕业了的学生相聚,谈论得最多的都是二老对学生的恩情以及读书时和老师、师母相处的美好回忆……。所以每次在外地工作的学生出差到北京,无论有多忙,我们都争取去见见江老师和师母,和他们谈谈工作、家庭琐事。很多时候,二老知道我们要去家里,总是站在家门口迎接我们,像等待着要归来的子女。

    然而,师恩还没来得及报答,江老师就离开我们了。

    对我们来说,江老师的离去是痛苦的,但是,最重要的是要化悲痛为力量,热爱生活,热爱工作,因为江老师一直这样教育他的学生,并且以身作则影响着他的学生。这是江老师留给我们的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如今,我们亲爱的江老师走了。但是我相信,江老师一定是去了一个更美好的地方。在那里,老师终于可以放下繁重的研究工作,好好休息;在那里,江老师没有病疼,尽享各种美食;在那里,江老师可以慢慢欣赏他喜欢的武侠小说、散文佳作,继续安度晚年。

    愿江老师一路走好。

分享到: 0
导航 Links





>> 人大首页
>> 校教务处
>> 研究生院
>> 校科研处
>> 校图书馆
>> 数字人大
>> 人大邮件系统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