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人民大学 >> 永远的怀念 >> 江伟教授 >> 正文
江伟教授
相关文章
杨小利:追忆恩师

(2012/9/17 16:28:04)

    15日早上9:01分,徐继军师兄打电话,说恩师走了……。电话那头是师兄的哽咽声,电话这端的我神情恍惚,恍惚间觉得这个消息应该不是真的。挂断电话后,我突然意识到今后在别人每年教师节去探望老师的时候,我却再也不能见到我们的江老师了。在秋日明媚的阳光里,我泪如雨下……。

    我入江门算是比较晚的,2009年我考入人民大学跟随恩师学习民诉。在我读硕士期间,恩师一直是我敬仰的人,敬仰他深厚的学术功底和伟大的成就,敬仰他大家的风范,敬仰他谦和的风格。而读博士的三年间,我得以近距离的接触恩师、感受恩师的魅力。三年间,恩师指导着我,时刻关注民事司法的前沿问题。时值调解备受强调之时,恩师及时指出了对调解过于强调的弊端,鼓励我从比较法的角度上对调解制度进行研究。而判决效力问题一直是恩师特别关注的问题,在我博一的下半学期,恩师就指定了这个题目,让我提早准备。在论文前期准备和写作的过程中,恩师数次对论文的提纲进行修改,指导着我一步步地完成了论文的写作。期间,我也用到了传说中恩师珍藏的“简报”。论文初稿完成后,恩师细细阅读,大到学术观点,小到脚注以及标点符号,都一一标注出来,让我修改。论文定稿后,恩师对我的论文作出了肯定,我提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论文答辩通过后,和恩师谈起,想及早把论文出版。恩师非常高兴,说师兄师姐们的论文大部分也都出版了,还细数了师兄师姐们已经出版的博士论文。恩师欣然应允为我的新书作序。

    8月中旬,我出差去了,季敏师妹打电话说恩师生病住院了。回来后,和师母联系,第一时间赶到医院看望恩师。以前见到的恩师都是坐在沙发上,面前有书、有烟。医院里的恩师穿着病号服装、躺在病床上,突然觉得现在是我们关心恩师、照顾恩师的时候了。躺在病床上的恩师依然是面带微笑。得知书已经出版,恩师微笑着说:“出了就好”。由于去的匆忙,竟忘了把书装在包里。于是和恩师约好下次去看他时,把书带上。我还计划下次去时给恩师煲点汤。此后,和师弟小范打电话,说想周末去看望恩师。周三晚上,小范打来电话说,恩师进重症监护室,就先不让探视了。由于恩师的病情一直未查清楚,所以并不觉得病情的严重。还和小范约好,等恩师从重症监护室出来,就打电话给我,我马上去看恩师。但是,等来的却是……。

    虽然跟随恩师学习的时间不长,但是每周或每隔一周去恩师家一趟,听听恩师的指导,和恩师唠唠家常,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一次,一个朋友问起恩师家的地址,我竟愣住了。我竟不能说出恩师家是几门几号。只因为太熟悉了,熟悉的勿需地址。

    江老师,我们之间有很多的承诺和约定,却已无法实现了。我和您约了,下次去看您时,给您带已经出版的论文;约定了您下次看病时,我开车送您……。这些约定我都铭记在心,但是您却已经离开我们了……。

    恩师一路走好!

学生杨小利泣拜
2012年9月16日夜

分享到: 0
导航 Links





>> 人大首页
>> 校教务处
>> 研究生院
>> 校科研处
>> 校图书馆
>> 数字人大
>> 人大邮件系统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