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人民大学 >> 永远的怀念 >> 江伟教授 >> 正文
江伟教授
相关文章
崔峰:永怀恩师江伟教授

(2012/9/17 10:55:30)

    2012年9月15日(周六)7时20分,我的导师,82岁高龄的江伟教授永远的休息了。

    接到师弟的电话,是当天下午约3时,我不敢相信这个噩耗是真的。就在3天前,9月11日(周二)下午5点,我与在政法大学工作的同年博士同学张力副教授相约去北医三院看望住院的老师。老师身上到处插着管子,身边的护理人员叫醒了老师。老师神智清醒,面带笑容,拉着我的手说“小崔,你这么远还过来看我。”说完以后又睡了。看来老师确实累了。我们与师母说一会儿话后道别,相约过几天再来看老师。谁知,老师就这么快弃我们而去!

一、结缘

    我与老师结缘已经23个春秋了。

    1989年春,我从西安的西北大学调到汕头大学任教。老师作为人民大学的教授响应教育部的号召,支援李嘉诚先生捐资创办的汕头大学,从北京前去支教。我俩住在汕头大学安排的同一栋别墅里,隔壁房间,共用一个客厅。我俩经常谈古论今,我与老师那叫“有缘千里来相会、相逢何必曾相识”。

    2001年春,我考上了老师的诉讼法专业博士生,从此有了三年的师生缘。

二、为人

    老师为人的点点滴滴一直萦在我心头。老师对学生真是亲如父子。我上博士时已经工作多年,老师经常关心我的工作和家人。与老师在一起,我时时感到亲人般的温暖。在老师的关怀和指导下,我顺利完成博士学业,取得博士学位。

    前两年老师带的博士、硕士弟子为老师办80寿宴,我从广东来京,未及准备寿礼,为老师包了个红包,结果被老师婉拒,他说“咱们不兴这个”。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老师的高风亮节令我肃然起敬!

    我作为创始合伙人之一的广东晨光律师事务所在北京刚办了分所,本想着这下与老师相聚的机会多了,谁知上天不再给我这样的机遇!苍天对我如此不公!

三、师承

    老师的德才如高山,“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我辈要师承老师的专一,老师在文化上博大精深,又在专业上非常专一,心无旁骛。这才做出了非凡的功业。

    我辈要师承老师的清廉,不为物质、名利而玷污高尚的人品与精神。永远站在做人的道德高峰。

    老师,您累了,在当世安息吧,在来世一路走好!您永远活在弟子的心中!

分享到: 0
导航 Links





>> 人大首页
>> 校教务处
>> 研究生院
>> 校科研处
>> 校图书馆
>> 数字人大
>> 人大邮件系统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