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人民大学 >> 永远的怀念 >> 江伟教授 >> 正文
江伟教授
相关文章
吴泽勇:悼念恩师江伟教授

(2012/9/17 10:44:19)

    五月上旬,我按照老规矩,请老师来河南大学主持诉讼法专业硕士论文答辩。那时我们觉得,老师的糖尿病控制的很好,无论气色还是精力,都比前几年好多了。六月底我从北京去德国,本来说要去老师家里看看的,谁知道因为出国前的各种琐事,竟然未能成行。

    八月下旬,当我在汉堡准备回国的行程时,国征师兄发来邮件,告知老师生病住院了。回国后的第一周,我就专程赶到北京探望。看到老师躺在病床上,挂着吊针,我非常惊讶。没想到老师竟然病的这么重!后来听德中说,老师这几天病情趋于稳定。看到老师神色轻松,依然是一如既往的慈祥,我也稍稍宽慰。

    没想到,过几天居然传来老师病重,再过两天竟然传来老师走了的噩耗。没想到,那天老师面带微笑的挥手,竟成为他与我在人世间的永别!

    关于我和老师这15年里的交往,以及老师在这15年里对我的关怀和帮助,我已经无力回顾。每次回顾的结果都是不愿相信,无法面对!老师不仅影响了我的学业,而且影响了我的人生选择,甚至于影响了我的性格成长。在许多方面,老师的思想、观念、气度乃至做派,都已经渗入了我的血液。15年来,我已经习惯了这种影响。它甚至成为我精神上的庇护,每当我困惑、摇摆时就会给我力量,让我沿着自己认为正确的方向继续前行。而这一切,我居然直到昨天才明白!

    我不敢想这些。我只能让自己相信,老师离开时是平静的,安详的。也许他觉得,他的学生已经长大,不再需要他为之操劳了?也许他觉得,他一手创建起来的中国民事诉讼法学已经足够成熟,不再需要他去为之奔走了?可是,老师您是否知道,您的离开注定会是中国民事诉讼法学史上的一个“事件”。我不敢说,“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但我相信,明天的中国民事诉讼法学一定与昨天不同,与有您在的时候不同。而我们每个学生的人生,也注定从此改变。至少对我本人是这样的。

    得知老师仙逝,一直凄凄惶惶,不可终日。今天终于坐到电脑跟前,未成文,双手竟颤抖到无法敲击键盘。

    唯以此文告慰老师在天之灵!

    学生相信:天堂会因为您慈祥的微笑而变得温暖。

学生吴泽勇 泣拜

分享到: 0
导航 Links





>> 人大首页
>> 校教务处
>> 研究生院
>> 校科研处
>> 校图书馆
>> 数字人大
>> 人大邮件系统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