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人民大学 >> 永远的怀念 >> 江伟教授 >> 正文
江伟教授
相关文章
刘春玲:恩师,一路走好

(2012/9/16 16:33:18)

恩师,一路走好

    15号早上,杨小利师妹打来电话,边哭边说:春玲姐,江老师去世了……

    我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敬爱的老师就这样就走了!走得突然,走得干净,一如他的侠者风格!

    跟老师相识已经有21年了。拿出至今还保留着在人大校门口和老师的合影,照片中,老师高大、帅气、一身凛然!回首往事,历历在目,难以释怀。

    1991年大学毕业后,有幸考到江老师门下学习民事诉讼法学。后来老师告诉我,其实他更想招男学生,但因为我的笔试成绩是第一名,他还是按照分数高低来录取,这样才是公正的!在之后的三年学习生活中,进一步感受到了老师的正直、善良和对学术的认真、执着!老师身上的高贵人格和品质,对我一直产生着重要影响!

    1994年毕业后,我一直过着简单平静的生活,虽在大学教书,但学术上没有什么骄人的建树。因为此,一直觉得愧对老师的培养,见到老师心里总有一种怯怯的感觉。一次在民事诉讼法修改建议稿研讨会后送老师回家,路上跟老师说了我的近况,觉得自己很惭愧,没有什么像样的学术成果拿出来给老师看。老师当时对我说:在学校做老师挺好,能培养很多人,教出好学生也不容易,当老师还可以有更多时间照顾家里,家里两个人都在外面忙也不行。当时,听着老师和蔼可亲的话,感受着老师的豁达和善解人意,让我真的很感动!老师的理解,让我心情放松了,不再有顾虑。记得有一年曾在检察日报上发表过一篇小文章,没想到老师看见了,跟我说写的不错!还说小文章也可以表达思想!老师的鼓励让我逐渐对自己的学术研究能力有了信心。

    2009年,我重新回到人民大学攻读民事诉讼法学博士学位。陈老师去世后,我选择到江老师名下,老师欣然接受。老师虽然年事已高,但每次上课都精神矍铄,侃侃而谈。因为经常接送老师,跟老师有了更多机会聊天,感觉老师更亲近了,就像是一个父亲跟女儿聊家常,什么都可以说,说老师抽烟、说老师喜爱的武侠小说、说老师看的电视节目……说到高兴处,老师还经常像孩子一样开心地笑起来!因为师母担心老师的身体,对老师吸烟的数量、饮食的品种都有严格规定,但我们请老师吃饭时,老师多少都会有一点犯规,尝一点平时不可以吃的东西,还说:吃一点没关系!每每这个时候,我们觉得老师像个孩子,做了“错事”时还不忘给自己找个理由!

    博士论文写作期间,因为动笔晚,预答辩时论文还差不少。虽然预答辩勉强通过,心情还是挺郁闷的。在送老师回家的路上,老师鼓励我说,你的论文选题还是很不错的,很有实践意义,再下下功夫,尽快弄出来,初稿出来了,修改就容易了。本以为论文没写完,给老师丢脸,会受到老师的批评。没想到老师反倒安慰我、鼓励我! 2012年春节期间,我留在北京写论文,3月初终于完稿。记得拿给江老师看时,老师很高兴,说:真快哎,终于写完了哈!我听得出,老师还是有担心的,看我拿来初稿,他的心终于放下来了。当时老师手里有十几篇论文要看,但老师对我的论文看得很认真,我拿回老师看过的稿子,看得出老师每一页都认真看过。如今再拿出论文,看着上面的批注和修改痕迹,我忍不住泪湿眼眶。

    还记得从老师家拿回老师修改过的论文,想着老师的肯定,心里还挺高兴的。突然接到同学电话,告知我我的论文被抽中匿名评审。当时,心里还是有些忐忑,就给江老师打电话。江老师说,别担心,你的论文没问题,肯定会通过的!有了江老师的鼓励,我心里踏实很多。论文答辩那天,也是老师给我鼓劲,告诉我不要怕,对问题要回答,对质疑要辩论,这才是答辩!

        8月13日那天早上,我正从老家驱车回北京,接到师母电话,说江老师病了。回到北京后,几次陪师母去看江老师,给老师送饭。每次看到学生来,老师都很开心,尽管身体难受得连吃饭都很费力,但还是常常保持微笑。用心的贺季敏师妹给老师拿了一本武侠小说放在枕边,我们经常问老师,要不要起来看看小说?要不我们读给你听?老师要么说,等一会儿,要么说,不用了。我当时想老师一定会好起来的!老师只是累了,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也许,老师是真的太累了,老师需要好好休息了!

    愿老师在另一个世界,过着平静、安宁的日子!

    老师留给学生的点点滴滴,会伴随着学生一生,给学生永远的指引!

    恩师,您一路走好!

刘春玲
2012年9月16日

分享到: 0
导航 Links





>> 人大首页
>> 校教务处
>> 研究生院
>> 校科研处
>> 校图书馆
>> 数字人大
>> 人大邮件系统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