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人民大学 >> 永远的怀念 >> 章尚锦教授 >> 正文
章尚锦教授
相关文章
杜焕芳:忆念章尚锦先生

(2011/12/9 11:49:34)

    12月2日早上9点15分,我和法学院几位老师即将登机前往东京参加学术会议时,突然接到短信“章老师走了今早”。我真是一万个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随后,师母从家里打电话过来,哽咽着对我说:“小杜啊,章老师他走了,我想把他接回来。”此时此刻,我的内心难受至极。我立即向同机的院长韩大元教授汇报,电话教研室主任韩立余教授,短信学会会长黄进教授、秘书长郭玉军教授等师长。我内心非常自责,没能按照我们事先的约定陪您一起回来,而把您留在了昆明。

    在参加今年昆明年会之前,由您担任第一主编的《国际私法》(第4版)由人大出版社出版,您提议教材编写组聚聚,我们在席间和饭后专门力劝您不要参加这次会议,路途遥远,昆明海拔高,恐会有高原反应,再加上您上半年因肺炎两次入院治疗,腰椎间盘突出严重,身体状况不如从前;但是,您说,“你们不用劝我,我的想法是凡做事不能停,不能偷懒,开年会也一样,一次不去,下次就没有动力了。”“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就是走路不太灵便,到90岁后我就不参加会议了。”您当时还劝华北电力大学李英教授一同去参加年会。最终,大家也没劝动您。其实,与往年参加年会一样,您早已开始准备,提前大半年时间找资料,写论文,今年您还提交了两篇重要论文。

    因11月17日下午我有本科生课,如乘坐当晚8点的航班到昆明差不多半夜12点了,故与李英教授商量,由她陪您先走,为便于照顾,我与您同住,21日由我陪您回京。原计划我请外交学院宋秀梅副教授陪您前行,她很爽快的答应了,但您考虑到她还要陪同姚壮教授,故放弃。18日凌晨我抵达时您还没睡,正在洗漱,说要等我到。房间是一个商务单人间,您还在为只有一床被子犯愁;我说没关系,床很大,被子也很大,我们就睡一床。随后您笑呵呵的说,“这次年会论文有两大册,我独立写了两篇,你独立写了一篇,与黄进教授等合作写了一篇,最多算一篇半,但大会仅安排我发言,而安排你发言并点评,看来我俩扯平了。”我问您在飞机上和落地昆明后的感觉如何,您说没事,还说高原反应不明显。其实,与往年我陪您到外地参加年会一样,您第一晚睡得并不好,到了早上4点才熟睡。
 
    18日上午大会开幕式,您在前排就坐,认真的听,不时还在纸上写上大会报告人的姓名和内容。合影时,您还不时惊叹于昆明的美景。午餐后,您早早回房间,一刻未休息,就开始准备下午的发言。在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的施行展望》为题的报告中,您脱稿发言,思路清晰,声音洪亮。晚宴时,您兴致很高,还酌了一小点酒。您不抽烟,但这次您在包里除了常用的两包药外,还放了一包烟,您说新老朋友聊天时可以抽抽。

    19日凌晨5时许,您起夜回床后,说不太舒服,喘气困难,“怎么搞的,从来没有过。”我心咯噔一下,立即汇报会务组和学会,同时呼叫了120。医生现场初步判断为急性肺水肿,我和云大的一位老师和学生陪您乘急救车到云南圣约翰心脏病医院,在各项急救措施和检查后,您说感觉好多了,“没事,我还要去听听会议发言。”医生根据各种检验指标,与我们讲,“患者这种情况绝对不能走,必须住院观察治疗”。下午,医生说肺水肿已缓解,您的精神也好多了。学会领导和云大法学院领导来医院看望时,您仍说,“没事,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有哪些病,吃哪些药,我知道的和医生知道的一样。”
   
    20日上午,医生告诉我和李英教授,“患者的血压和心率不太稳定,肾功能也不太好,又有心梗史和糖尿病,容易并发心梗。”此时,您女儿一行赶到。晚上7点我在外面吃饭,接到李英教授电话,“章老师情况不好”,我赶到医院,医生已进行了抢救,病情稍微稳定。

    21日中午,您的长子一行赶到。医生建议做心脏造影,以确诊是否心梗及心梗的程度。因学校有授课任务,21日晚我与李英教授回京,当晚您做了心脏造影。23日转至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做心脏搭桥。当日,我收到家人发来的短信“手术很成功”,我们很为您高兴,相信您一定可以过这一关,再恢复一段时间就可以回京。但是,接下来的一周,您仍处于危险期。您顽强的坚持着,直到12月2日早上8点30分……

    1985年您在贵阳花溪第一次参加国际私法研讨会,2011年您在昆明滇池最后一次参加国际私法年会,前后相距26年。您一生行走在您所热爱、挚爱、忠爱的国际私法学术道路上,始终践行着作为老一辈知识分子的人生信念和学术追求。在云贵高原,您亲历了中国国际私法的过去和现在,见证了中国国际私法的发展和繁荣,在学术活动中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2007年7月22日章尚锦教授参加国际私法学会宴请

    您为中国国际私法学和国际经济法学的教学和教材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您与刘丁教授合编的《国际私法》(上、下)1981年由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这是新中国成立后我国第一部校内公开出版的国际私法教材,也是第一部将国际私法与国际经济法分开的教材。您主编的21世纪法学系列《国际私法》入选“十一五”国家级规划教材,荣获教育部优秀教材一等奖、司法部法学教材与法学优秀成果三等奖。您也是我国最早开设《国际经济法》和《涉外经济法》课程的老师之一,并主编《涉外经济法通论》和《涉外工程承包和劳务合作的法律问题》。

    您长期以来致力于推动中国国际私法的立法工作,先后编写出版了50余万字的立法资料,希望制定中国国际私法法典。在担任中国国际私法学会常务理事、副会长和顾问期间,您作为起草小组成员,于2000年完成了中国国际私法学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私法示范法》(第6稿)的起草工作。2002年受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委托,您与费宗祎教授和刘慧珊教授三人共同完成了《国际民商事关系法律适用法》专家建议稿的起草工作。2011年4月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凝聚着您的重要心血!

    您曾说过还有很多遗憾,还有很多未尽的事。您一直有个心愿,能在人民大学开一次国际私法年会,“因为我们人大是新中国国际私法教学和师资培养的老窝”。11月18日晚,学会召开常务理事会时,我向常务理事会提出,希望在您有生之年我们人大承办一次年会,这样您就可以在自己家门口接待新老朋友,畅谈国际私法。遗憾的是,我们的计划尚未实施,您已驾鹤西去。

    您留恋人大,钟情人大,寄情人大。您差不多每两周来学校一次,今年以来因腰椎间盘突出很严重,视力也不好,往返一趟要花上一天时间。从家里走一段,坐公交车到西门,去校医院取药,到打印店交稿复印,看看信箱,找我和其他老师聊天,了解国际私法最新动态,讲讲您过去的故事。下午再坐公交车回去,您瘦弱的背影连一些从未受教于您的学生也印象深刻。

    近年来,您仍乐于参加学院的活动。2007年我请您给国际法研究生讲中国国际私法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您早早准备讲稿,如数家珍,并鼓励研究生多看书多动笔;2009年为采集人大国际法学科发展史,韩立余教授和我采访您,您对人大国际法学科建设和师资变动了如指掌。2010年法学院60周年院庆前,您欣然应邀做人大国际私法学的口述报告,口述内容后刊登于《法制日报》,您珍藏着这份报纸。

    您一直关注人大国际私法学科发展和师资力量建设。尤其在退休后,您多次谈及国际私法学科在人大的发展,建议要多培养年轻人,加强师资和科研力量的梯队建设。“十一五”国家级规划教材《国际私法》第3版,您提携徐青森教授担任共同主编,第4版时提名我担任副主编,您说这样是为年轻人提供更多机会。您每年为中国法学会《中国法律年鉴》撰写国际私法条目,今年初您入住海淀医院时,亲自给年鉴社长写信,希望我能协助完成条目编写。

    您和我是浙江同乡,您长我半个世纪,您是长辈;您是新中国国际私法学的奠基人之一,您是前辈;您带领我们共同编写国际私法教材,您是同事;您指导我研究人大国际私法学的历史,您是老师。平时我都叫您章老师,而我此时此刻多么想叫您一声章爷爷!

    虽然您离开了我们,但您永远在我们心中!

    章老师,愿您一路走好!

人大法学院杜焕芳
2011年12月9日凌晨

分享到: 0
导航 Links





>> 人大首页
>> 校教务处
>> 研究生院
>> 校科研处
>> 校图书馆
>> 数字人大
>> 人大邮件系统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