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人民大学 >> 永远的怀念 >> 章尚锦教授 >> 正文
章尚锦教授
相关文章
许军珂:师恩难忘

(2011/12/7 23:55:49)

    12月2日早,和杜焕芳老师正在首都机场等待起飞,前往日本参加会议,“刚收到短信,章老师走了。”“什么?”“章老师走了。”杜焕芳强压着悲痛,再次告诉我。我不相信,也不能接受。就在几分钟前,我们还在谈论章老师,都认为他老人家在昆明再修养几天就可以回京了。怎么就…
   
    飞机上,一路默默无语、强忍泪水,挥之不去的是章老师消瘦、深驼的背影。8月底从美国归来,9月8日教师节、中秋节两节前夕去看望他,明显感觉他的身体大不如前,细聊才得知他一年中住了两次院。当得知他要去昆明参加国际私法年会时,担心他的身体吃不消,就劝他老人家今年别去了,可他老人家就是不听,因此10月30日利用国际私法教材编写组聚会的机会,我动用做东的职权,命令所有聚会的同仁,每人都得使出看家本领,劝章老师别去昆明参加年会了,不成功不结束聚会。可最后我们都被章老师对国际私法的爱所感动。他说,一生唯一的爱好就是研究国际私法,如果不去参加会议,不了解国际私法最新的发展动态,他会落后;而且他非常想见见老朋友们。他还说坚持到九十岁,他就不去了。面对他老人家的那份执着,我们这些晚辈竟无言以对,最终没能劝说成功。

    来到东京,昏昏沉沉来到下榻的宾馆,本应准备第二天会议的发言,满脑子却都是章老师的音容笑貌,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初识章老师,是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当时我刚从中国政法大学毕业到外交学院工作,担任外交学院国际私法硕士答辩组的秘书,章老师是外交学院聘请的答辩组专家,他认真的态度和对学生负责的精神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从此我们有了近20年的忘年交,我成了他没有教过课的学生,他成了我没有上过课的导师。我们一起参加大大小小的学术研讨会,一年又一年;共同编写教材,一版,两版,三版再四版;每年六月的我院研究生论文答辩,章老师更是一如既往,认真的评阅,负责的提问……老师为人谦逊,做人厚道,淡薄名利、治学严谨、提携后进、生活简朴的精神一直影响着我,伴随着我从一个青涩的国际私法新人,慢慢成长;而我每一次进步,都离不开章老师的提携与帮助。

    如今,老师驾鹤西去,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食言,没能兑现他的保证。记得那天聚会时,他满怀信心的保证,从昆明回来后再与大家一起聚。谁知这一去竟与我们天人永别,怎不叫人悲痛。

    师恩难忘,师德永存。也许纪念章老师的最好方式就是继续他的事业,深入研究国际私法,使国际私法在祖国建设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章老师,一路走好!

外交学院许军珂
2011年12月7日

分享到: 0
导航 Links





>> 人大首页
>> 校教务处
>> 研究生院
>> 校科研处
>> 校图书馆
>> 数字人大
>> 人大邮件系统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