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人民大学 >> 永远的怀念 >> 章尚锦教授 >> 正文
章尚锦教授
相关文章
石巍:师恩永驻、教泽长存——悼念章尚锦教授

(2011/12/6 22:58:46)

    12月2日,感觉是英国入冬以来最寒冷的一天,阴冷的寒风裹挟着雨水抽打着地面。傍晚,刚刚从北威尔士赶回伦敦南郊的寓所,收到远在北京张宏心师兄的邮件,告知恩师章尚锦教授在昆明国际私法年会期间溘然长逝。我惊愕不已,无法接收这突如其来的噩耗。

    10月中旬,上海财大的郑晖师弟来我所执教的英国班戈大学访学,谈及章先生,郑晖还称先生精神矍铄,身体硬朗。10月25日至11月27日,一月间我两次随团赴国内访问,数度在北京停留,倏忽之间,未来得及登门拜访先生。返回英国后,本打算过几日跟先生通个电话,孰料苍天弄人,通话竟也成为奢望。

    我1993年入人大,随章先生研习国际私法。先生亦师亦友,为师如父,既有严谨的治学态度,又有宽厚的人文情怀,使人既敬畏,又依赖。先生的学识、品格一直为我所景仰,令我受用至今。三年后,在先生的支持下,我应聘到山东大学法学院执教。之后,在先生的全力推荐下,我当选为国际私法学会的理事。随后的几年,每逢国际私法年会,我们师生总能碰面;年会上与导师相聚,成为我参加年会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

    2000年我赴英作访问研究,继而攻读博士学位。之后我们见面的机会少了许多,沟通交流主要依靠越洋电话。记得我们最近的一次会面是2007年12月,先生门下的弟子相聚为先生祝寿。一晃数年过去,再过两周就是章先生85岁的生日,前段时间在京的弟子已开始张罗再搞一次聚会,可先生竟没有等到这一天,便匆匆辞世,的确令人扼腕叹息。

    先生是一个对事业执著和忘我的人。近几年来,先生虽已届高龄,但一直关注国际私法最前沿的问题。每年的国际私法年会,无论何时何地召开,先生从不缺席。先生笔耕不辍,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为他已经倾注了数十年心血的国际私法的教学和研究尽心竭力,可谓“春蚕到死丝方尽”。

    先生是一个纯粹的人。他行事低调、淡泊名利;他生活俭朴,甚至有些不修边幅。在我的印象中,先生最常见的装束是一件卡其布传统式样的夹克;一支公文包必定跟随了先生许多年。先生仅可立足的书房内摆满了各类文献资料。写字台上放满了书信资料,另有一盏简易的台灯和一支高倍放大镜。先生摈弃伪装,心灵淳朴,为人为学堪称楷模。在一个物欲横流、精神异化、价值虚无的年代,象牙塔内乱象丛生,学术的外衣下,隐藏了太多的功利、虚伪、算计和野心。章先生以他特有的朴素的方式诠释了一个有良知的学者应有的操守和品格。这一点,或许是先生留给后人的最宝贵的财富。

    恩师章尚锦先生千古。

                                  石巍
                       2011年12月4日夜于英国威尔士

分享到: 0
导航 Links





>> 人大首页
>> 校教务处
>> 研究生院
>> 校科研处
>> 校图书馆
>> 数字人大
>> 人大邮件系统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