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人民大学 >> 永远的怀念 >> 章尚锦教授 >> 正文
章尚锦教授
相关文章
王群瑛:永念在心——深切怀念导师章尚锦先生

(2011/12/6 22:51:43)

    12月2日上午从朋友处接到章老师在云南昆明去世的消息,简直不啻晴天霹雳。在章老师去昆明前不久,我们还在一起小聚过,席间章老师言笑晏晏,轻言细语地与我们谈他正在撰写的书稿和要参会的两篇文章,谈将要启程的昆明之行,一脸慈详地看着我们嬉笑打闹,不时地与我们闲话家常。小辈们对他以病弱之躯长途跋涉去参加会议颇多担心,纷纷劝他这次不要去了,但他信心满满,言辞温和却很是坚决,他说他很希望能与他的老朋友、老同行们相聚,也愿意看看那些新朋友、新同行们,他说别的会他也许可以不参加,但国际私法的年会他是一定要去的,他说等他到了90岁就真得什么也不干了,在家好好休息,他叫我们不要担心,他说只要不走太多路,他的身体就没有问题,他还保证说,回来后再与大家一起聚。音容笑貌犹在耳际眼前,这一去章老师却与我们天人永别了,怎不叫人愕然而悲恸。

    我自1991年投入章老师门下学习,至今已整整20年了。这20年来,章老师给我的印象就从来不曾改变过:他对自己的事业总是那么的热爱。无论身在顺处逆境,他都是执着为学,勤勤恳恳、扎扎实实地沉浸于自己的教学与研究,从来没有停止、放弃对事业的信念与追求。即使是到了晚年甚至耋耄之年,即使身患病痛,他依然是心系工作、笔耕不缀。可以说,他为国际私法学的发展和繁荣愿意也真正做到了贡献出自己全部的智慧和心血;他对名利得失总是那么的淡然。从他的嘴里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任何关于名利得失的话语。在这个变化多端、思潮云涌的时代,他总是那么淡然地、默默地做着自己该做的事,一如既往地对这个社会,对他人,付出的多,索求的少;他的生活总是那么的俭朴。他从不讲究吃,也不讲究穿,物质上所求甚少。一年四季,他身上的衣服总是那么几套半旧不新的,样子非常简单朴素。凡是到过他家的人,印象最深的一定是他那间除了书还是书、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卧室兼书房;他对弟子学生总是那么的关爱。甚至是不相干的后辈,只要有求于他,他从来不吝于帮助。犹记得我刚入章老师门下时,心里很是忐忑,因为在基层法院工作多年,对国际私法接触甚少,理论储备不足,对能否学好这门高深学问全无把握,章老师不顾工作繁忙,每每抽出时间为我释疑解惑,替我开列书单,嘱我勤奋学习,鼓励我发挥实际工作经验优势,取长补短。即使在我工作以后,他仍时不时的叮嘱我不要放下书本,要多读点书,多研究点问题。在我接到章老师噩耗的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师母时,师母说了一句:“今后,章老师再也看不到你们了,再也不能帮助你们了。”令我忍不住潸然泪下。

    如今,章老师虽然离我们而去,但他的精神不会离去,他的教诲也会永远留在我们的心中。

    章老师,您一路走好!

学生  王群瑛
2011年12月4日夜

分享到: 0
导航 Links





>> 人大首页
>> 校教务处
>> 研究生院
>> 校科研处
>> 校图书馆
>> 数字人大
>> 人大邮件系统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