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人民大学 >> 永远的怀念 >> 章尚锦教授 >> 正文
章尚锦教授
相关文章
吴晓晖:永远的怀念—— 忆我的导师章尚锦教授

(2011/12/6 11:43:02)

    周末偶然打开一个已经很少使用的旧手机号,看见有一条短信,说章尚锦老师在昆明开会期间因病去世了。痛心悲伤之余,回想起这么多年来和章老师有关的种种往事,不禁感叹,敬爱的章老师啊,您到最后的日子都没有好好休息一下,还在为学术和学问兢兢业业地工作和奉献!

    上一次见到章老师是在一年多以前了。去年国庆期间,突然接到章老师的电话,说你真不好找啊,我打了好多次电话都打不通或没人接。接着老师又询问我的工作情况,让我既感动又愧疚。后来我去老师家看望他。他看上去又苍老瘦弱了许多,说腰痛得厉害,坐一会就要躺下休息,眼睛还有白内障。看着他家满屋子的书籍、教材、论文和稿纸,我劝他老人家多休息,少看书,少写文章,少出席活动。老师只是笑笑,没有应允。这么多年来,老先生的脾气我们这些做学生的也都清楚。他一生可以淡泊名利,甘于寂寞,但绝不可一天不做学问。每当说起他的学术研究和国际私法的动向,他老人家苍老的脸就泛起了光采和笑容。他会把他的研究心得和国际私法学界的动向一五一十地讲述出来。每次我都是默默地听着,仿佛又回到那久远的学生时代,在课堂上聆听老师的教诲。国际私法学是他一生的挚爱和追求。这就难怪直到生命的最后阶段,老师还在坚持钻研学术,撰写论文和参加学术交流活动。

    说起来很惭愧,自从离开人民大学,我去看望章老师的次数不是很多。每次见到他,老师最喜欢谈两个话题:一个是他的学术研究,另外一个是他带过的学生。每每说到他的学生,他总是如数家珍似地聊起他掌握的每个学生的情况。如果知道哪个学生工作进步,取得成绩,他会非常欣慰;如果听说哪个学生遇到困难,或失去联系,他会焦虑、担心。他心里装着每个学生,不管他们在哪里工作,不管他们是不是经常和老师联系。老师的谈话,从来没有华丽的辞藻,宏大的叙述,或让人望而生畏的说教。他是从自身一点一滴的小事,数十年如一日的执着,以及一丝不苟的认真负责精神,教学生怎么做人、做事和做研究。从我到章老师门下的一九八九年起,我见过章老师对每一个求教的学生都和颜悦色,耐心细致,平易近人。对学术问题,他又极其认真和严谨,容不得半点马虎和敷衍。

    一九九三年我硕士毕业后留在人大法学院任教,和章老师共事过两年。这期间,承蒙过老师诸多关照和指教。他带我去参加国际私法年会,把我引荐给其他前辈老师和同行。他还督促我多做研究,多写论文,提过很多宝贵的意见和建议。只是学生愚拙,没能达到老师期望。我离开人大出国留学的时候,章老师在校园内送我上车,那依依惜别的场景至今历历在目。

    在这样一个浮躁的时代,能够师从章老师,实乃人生的幸事。师恩难忘,师德永存。

    章老师一路走好,学生永远怀念您!

吴晓晖
2011年12月5日

分享到: 0
导航 Links





>> 人大首页
>> 校教务处
>> 研究生院
>> 校科研处
>> 校图书馆
>> 数字人大
>> 人大邮件系统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