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人民大学 >> 永远的怀念 >> 章尚锦教授 >> 正文
章尚锦教授
相关文章
姜法君:不尽的思念——深切悼念业师章尚锦先生

(2011/12/5 12:44:30)

    听到业师章尚锦先生仙逝昆明的噩耗,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尽管有位以改变人类生活为己任的企业家说过,死亡是生命最好的发明,但无论如何,谁都不希望尽早使用这项发明,尤其是我们的业师——章尚锦先生!因为在老人家八十周岁生日时我们曾经约定。

    先生还是走了,挟着他终生挚爱的国际私法,还有对家人、同事及门下弟子无限的挚爱!

    初识先生,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当时先生给我们本科生讲授国际私法。那时,先生给我们留下的印象是:朴实但严谨。先生衣着朴素,和蔼可亲。但,先生对学问一丝不苟,对学生学习要求严格。当我们在一本外文国际私法著作(好像是英国莫里斯著《冲突法》)中看到形容国际私法这门课程是一门古怪的教授用古怪的语言讲授的部门法学时,我们普遍认为先生搞错了学科,因为先生一点也不古怪,有时倒近乎纯真烂漫;更不像真能够解决法律冲突(英美法系称国际私法为法律冲突法)的学者,因为先生的言行实在与任何“冲突”无缘!也许是造化“转致”,在一个和平的世界里,法律冲突的解决确需蔼然长者如先生者来研究、设计解决方法。

    八八年,我有幸成为先生的第一批硕士生弟子。三年学习期间,我们不仅从先生那里学到解决法律冲突的方法,也学到了为人处世的一般原则。先生看似朴纳,实则热情似火,谈起他的挚爱——国际私法,更是滔滔如江水。在当时中文研究资料十分匮乏的情况下,先生要求我们多找英文原著研读,尤其二战后英美学者的最新研究成果,并要求我们认真研究英美学者提出的新方法的本质和目的。或许是造化的“反致”,我们这批弟子悖逆了先生的愿望,毕业后从事了与国际私法无关的工作。

    业师一生磊落,淡泊名利,但于学业先生坚持己见,并多有创获,为中国国际私法的发展做出了不可或缺的贡献,此已成国际私法学界之共识。

    业师虽驾鹤西去,但先生之德业将永存世间!

弟子 姜法君  敬述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四日凌晨

分享到: 0
导航 Links





>> 人大首页
>> 校教务处
>> 研究生院
>> 校科研处
>> 校图书馆
>> 数字人大
>> 人大邮件系统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