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人民大学 >> 永远的怀念 >> 章尚锦教授 >> 正文
章尚锦教授
相关文章
韩立余:今冬这雪

(2011/12/5 11:04:31)

    这天,不知南国春城是什么天气,在北京,章老师求学、工作、生活的地方,早上起飘起了零星小雪,8点多钟的时候,房、树、路上都白了。这雪,是今冬的第一场雪;这时,是章老师远行的时候。这雪来得比天气预报的时间晚,实际上恰是预报没有雪的时候。难道这雪有情意?

    白皙瘦削的脸,花白、稀疏的头发,不很高的个儿,有些驼的背,斜跨着书包,走起路来似乎有点发飘。不时出现在人大的校园中,打印店里,公交车上。如今这身影已远。

    生在浙江,上海呆过,北京呆过,重庆呆过,又落脚北京,乡音依然未改。有时越专心听,越是听不懂。时间久了,习惯了,感觉也是亲切自然。如今这声音已杳。

    春天里,刚从重症监护病房搬到一般病房,就说对自己的身体很有信心。之后,也觉得好像这是实言。只不过前些日子,参加过一天的学术讨论后,从会场到家中,几步之遥,竞歇息了几次,着实让人担忧。几天后,一如往年,带着对私法的挚爱,外出参加学术年会,竞不能兑现年会要参加到90岁的誓言。

    紧紧拉住院长的手对发展私法的热盼,与年轻老师一起规划私法的宏愿,对法学后辈的关爱扶持,视私法为生命的敬业精神,给人留下多少感慨和敬叹!

    天不是很冷,但室外的雪几天里仍没有全部融化。我知道,那是对章老师的眷恋!

    章老师,我们怀念您!

韩立余

分享到: 0
导航 Links





>> 人大首页
>> 校教务处
>> 研究生院
>> 校科研处
>> 校图书馆
>> 数字人大
>> 人大邮件系统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