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人民大学 >> 永远的怀念 >> 章尚锦教授 >> 正文
章尚锦教授
相关文章
黄卫明:章老师 一路走好

(2011/12/3 14:21:06)

    今天下午接到李芸师妹电话,得知章老师今天凌晨在昆明开会期间因病去世。当时我就懵了,电话里就说:年岁那么高,身体又不好,干吗还到那么远参加会议?后来冷静一想,这恰恰体现了章老师一辈子的为人准则:善良,朴实,平易,乐助。

    我是章老师带的第三批弟子,1990年入学,1993年毕业。回想20多年前,我这个来自安徽农村的中学教师,学历不高,又不是法律科班出身,凭着死记硬背的功夫考入人大法律系。了解我的求学经历后,章老师并没有嫌弃我,而是鼓励我要珍惜难得的学习机会,打牢基础,今后为社会多做贡献。当我毕业即将到政府机关工作时,章老师又教导我要踏踏实实做人,勤勤恳恳做事,要做清官、好官,不要做贪官。

    章老师可能是我见过的最清贫的一位教授。我入学时,章老师已年过六旬,记得第一次到位于人大静园的他家时,让我惊愕不已,房子面积不过40平米,房间里没有一件象样的家具,从门口到床边,从餐桌到书桌,全都是各类书籍刊物。章老师可能还是我见过的最不注重穿着的教授之一,一件衣服只要没有明显的补丁,都可以一直穿下去。记得师妹们多次给章老师和师母提意见,但他们就是虚心接受,坚决不改。2005年年底,师兄妹们在给章老师过80大寿时,章老师特别开心,和我们一起开怀畅饮,还和我们一起唱歌。但那天唯一不“和谐”的是章老师穿的羽绒服居然都漏出了羽绒,让我心里酸了好长时间。

    章老师和那些学富五车的教授们一样,他一定又是最富有的。学术专著众多,有影响力的专业文章更是无数,这些都是章老师留给我们的丰富遗产。章老师还是一位乐观、开朗的老人。我就从来没见过章老师愁眉苦脸过,尽管他这一辈子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委屈,文革期间也受过不小冲击。但凡听过他课的人都会对两点记忆深刻:一是他那常常挂在脸上的菩萨般的微笑;再一就是他那让我们听起来很费劲的绍兴口音。

    章老师信守承诺,言行一致,言必行,行必果。但这次章老师爽约了,是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因为在他80大寿的寿宴上,他当时答应过我们,到他100岁时,要我们这些弟子们带着儿孙们给他祝寿。

    章老师走了,而且是在远离北京的云南、以参加专业研讨会的方式走完了人生旅程。年近九旬的老人以他的方式践行了:生命不息,工作不止。

    章老师,一路走好!

    弟子:黄卫明        
2011年12月2日深夜于深圳

分享到: 0
导航 Links





>> 人大首页
>> 校教务处
>> 研究生院
>> 校科研处
>> 校图书馆
>> 数字人大
>> 人大邮件系统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