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人民大学 >> 永远的怀念 >> 正文
相关文章
缅怀肖永义同志

(2011/6/13 11:06:20)

    2011年3月28日,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离休干部,正处级调研员肖永义同志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0岁。肖永义同志一生对党忠诚,顽强不屈,从未以荣誉自居,从不以功劳自傲。面对病痛的反复折磨,他仍不忘关心法学院和学校的发展。肖老师坦然面对生死,多次表示身后丧事按照“省钱、从简”的原则办理,不发讣告、不搞遗体告别仪式,决不要给单位、组织添麻烦。

    惊悉肖永义同志逝世后,我院领导第一时间看望肖永义同志的家属,表示沉痛的哀悼与深切的慰问。

    让我们一同缅怀肖永义老师,肖永义老师千古!

    怀念肖永义同志的文章请发送到fxydw@ruc.edu.cn,

    联系电话:82509134;82509233
 
肖永义同志生平

    肖永义同志,黑龙江省大庆市拜泉县人,1931年10月24日出生,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离休干部,正处级调研员。肖永义同志因病于2011年3月28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0岁。

    肖永义同志于1947年在家乡参加革命,同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后在东北二纵和39军工作,1949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0年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期间,肖永义同志不幸被敌机炸伤,右腿被迫截肢,被评为五级因战伤残军人。1953年,肖永义同志担任黑龙江省监委会秘书,并于第二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本科学习。学习期间,他勤奋刻苦、团结同学、积极工作,获得师生的一致认可,曾被推选为全国学联委员,受到毛泽东、刘少奇、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肖永义同志于1958年9月毕业留校,在法律系党总支从事党务工作,并担任法律系党总支委员、秘书,1992年离休。他立场坚定,作风正派,埋头实干,团结群众,曾被评为北京市先进工作者,为党的革命事业和教育事业孜孜不倦,无私奉献。

    肖永义同志身残志坚,顽强不屈,从未以荣誉自居,从不以功劳自傲。面对病痛的反复折磨,他从未向组织提出过任何特殊要求,即使在病重期间,仍不忘关心法学院和学校的发展。

    肖永义同志一生对党忠诚、不懈奋斗,我们要学习他坚定的意志、顽强不屈的精神和淡泊名利的优秀品德,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学教育事业而努力奋斗!

    沉痛悼念肖永义同志!

    肖永义同志千古!

 附纪念文章:

肖永义同志的二三事

文:吕世伦

    肖永义同志,大庆市拜泉县人。早年是黑龙江省政府农林厅干部。由于省城宽广而厅内只有几个人的编制,所以他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用于深入基层,乘马奔波于这片一望无垠的黑土地上,工作条件最为严酷的还属半年冰雪覆盖大地的冬天。不辞劳苦与认真负责的工作使得他获得省机关优秀工作者的称号。

    美帝国主义发动的朝鲜战争到了危机的时刻,肖永义同志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一批战士和营级教导员,日夜冒着敌人炮火,浴血奋战,不幸被美机炸掉一只下肢,头部几处受伤。临至抗美援朝战争结束,荣获军功章的肖永义同志也走出康复医院。翌年,他考入中国人民大学54级本科,从此,这位青年用一颗刚毅的心支撑着重残的躯体,但却是乐观地、坚强地踏入一生中的新征途。

    54级本科是人大法律系迄今为止的最大的一个年级,12个班(后并为10个班)三四百名学生。入学不久,肖永义同志就边学习,边担任负责年级党务工作的系党支委委员。他不停地穿梭于班与班之间、年级与法律系之间,假肢一次次的磨破那一段余下的腿骨。

    在举国上下一体掀起社会主义建设的时期,54级学生毕业,肖永义同志分配到党总支工作。他身为系机关的支部书记和秘书,工作上,率先垂范,一丝不苟,任劳任怨。为了提高工作效力,他吃力地学会用单肢骑自行车,借着个工具跑上跑下,完成任务。令人难忘的一件事是:58年春秋之交,全系师生员工准备大战十三陵水库工程的时候,肖永义同志不顾领导和周围同志们的苦心劝阻,决意加入这支劳动大军。在水库工地,众人热火朝天地搞土方,他负责管理工具并给大家端茶送水;别人“夜战”,他也通宵不眠;别人打个大盹,他打个小盹。此情此景,人们见到后都不免动容。接下来是“三年困难”时期,肖永义同志与许多员工一样,因“热量不足”而闹病,主要病状是那支保留下来的下肢和脸部浮肿,肝肥大,但他依然能够保持乐观情绪和工作劲头,度过常人都难以熬得的饥饿时日。

    严于律己和热情待人,是肖永义同志品德的一个特征。他从不以为党的事业做出的贡献而彰显和自居。反之,他对同事和学生总是很谦和。他的宿舍里常常有教工和学生,充满说笑声。有时,对收入微薄的年轻教工和遇到经济困难的学生,他会慷慨的及时伸出援手。同肖永义同志接触过的人,都能油然地感到这是一位平易近人的人。

    人不学,不知义。肖永义同志并不满足于奋力地工作,他也非常重视的自己的学习和水平的提高。凡有问题时,无法外出的他就会抓紧时间看书,读报和听广播。不仅要了解国内外的要闻、大事,还广泛地涉猎政治、法律和文学诸方面的作品。作为党务工作者,他尤其注意对党中央政策的学习与掌握。他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不学习,便做不好工作。”

    1970年我们大多数教工下到江西“五七干校”,而且旋即人们大学宣布解散。从此,我同肖永义同志就少有见面的机会了。但他的为人给我留下的印象则是无法磨灭的。

    党和人民的好儿子肖永义同志的精神永存!


肖永义老师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文:曹爱莲

    我院离休干部、中共党员、正处级调研员肖永义老师因患重病抢救无效,于2011年3月28日在海淀医院逝世,享年80岁。

    肖永义同志1931年10月24日出生,1947年在家乡参加革命,同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后在东北二纵和39军工作;1950年至1953年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年青时候的他,意气风发,踌躇满志,英俊的脸庞,健康的体魄,身着挺括的军装,怀揣报国的理想,是个朝气蓬勃的帅小伙!然而,在抗美援朝的一次战斗中,肖永义同志的右腿不幸被美国飞机炸伤,回国做了截肢手术。

    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五级因战伤残军人,肖永义同志没有因伤痛而倒下,而是坚强地站立起来。他安上假肢后忍着剧痛进行康复训练,出院后在黑龙江省监委会从事秘书工作;1954年肖永义同志考入我校法律系本科学习;在学习期间,他抓紧机会学习知识,理论功底日渐扎实。他团结同学、积极工作,被选为为法律系54级6—10班的团支部委员,还荣任全国学联委员,受到过党和国家领导人毛泽东、刘少奇、邓小平等同志的亲切接见。

    1958年肖永义老师本科毕业后留校从事党务工作,并任法律系党总支委员。他对工作认真负责,关心国家大事,严格要求自己。他党性强、政策性强,立场坚定,坚持原则,作风正派,始终坚定不移地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因工作业绩突出,肖永义老师于1960年被评为北京市先进工作者,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谱写出了绚丽的篇章。

    文革期间中国人民大学被迫停办,肖永义老师调往北京大学校务部工作;1978年中国人民大学复校后,肖老师回到学校,继续从事党务工作。他思维敏捷,埋头实干,在教育战线上为党的事业作出了自己的贡献。1992年离休。

    晚年的肖老师因腿部的伤残和患有冠心病、糖尿病等多种疾病而不得不长期卧床。尽管法学院和学校想方设法为他提供各种帮助,如为其争取到最低楼层的住房以方便出行;当其去医院就诊需要帮忙时,院里派车派人前往协助;教师节和春节之际,院领导去其家中看望,亲切询问肖老师有什么困难和要求;在肖老师住院期间,应我院的请求,学校领导和校医院领导为肖老师提供了医疗照顾等多方面的支持;校党委、人事处、老干部处和法学院还多次为肖老师提供了补助……然而,在漫长的岁月中,年事渐高、身患伤病的肖老师究竟承受过多少无奈、克服了多少困难?这是我们常人所无法得见更无从体验的。

    但是经历过出生入死之战争洗礼的肖老师却乐观豁达地看待人生,他缄口不谈自己的困难和要求,他关心的是学校的情况和法学院的发展。每每体会到组织和同志们的关怀时,他的内心总是充满了感动,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半个多世纪以来,肖永义老师从未以荣誉自居,从不以功劳自傲,也从未因伤残自重,更从未持困难自退,他没向组织提出过任何特殊的要求。即使在病重期间,肖老师还念念不忘法学院和学校对自己的关心和支持;甚至在临终前还反复叮嘱家属:“不要让组织上费心,不要给院里添麻烦……”。高尚的情操令人敬仰!

    肖永义老师患重症肺炎住院期间,院党政领导亲往海淀医院重症监护室探望,带去全院师生对他的深情厚谊,鼓励他积极治疗,与病魔做顽强的斗争,争取早日康复。肖老师眼含热泪久久地凝望着亲爱的同事们,目光中充满着对生活的向往和对生命的眷恋,令在场的人们唏嘘不已。

    因重症监护室对探视的严格限制,又恐感染对肖老师的治疗不利,同志们不便多去看望,每每委托其家属代为看望和问候。肖老师的家属经常用手机给大家带回肖永义老师的住院视频,使我们及时了解到肖老师的病情。看到视频中的他情况渐佳,并听说有望脱离呼吸机回到普通病房,大家都渴望能早日到普通病房去探视肖老师。但谁知接踵而来的竟是肖老师不幸逝世的噩耗!令人无法面对这无情的现实。                     

    生命憾然落幕,时光无法倒流。我们深切怀念令人尊敬的肖永义老师!他用一生诠释了信念和使命的意义,他以一生践行了对忠诚和坚韧的内涵。肖永义老师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耕犁千亩实千箱
------缅怀肖永义老师

文:周珂

    惊悉肖永义老师逝世,哀痛之至,三十余载师生情谊浮现眼前。我本科毕业后留系办公室,协助党总支工作。大部分工作日肖老师都会比我来得早,而下班比我走得晚。我对肖老师最深刻的印象是,第一,他从不抱怨。办公室的工作非常烦琐,而当时整个系办公室只有我们这五六个人,常常忙得不可开交。当时名牌大学毕业生优越感很强,特别是我们这样的有工作经历的毕业生,在上学前就已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毕业后却要做办事员这样的琐碎工作,难免心中不平衡。后来得知肖老师是志愿军教导员,战功赫赫,却也干着我们同样的工作,而且肖老师工作中从未发过火,待人总是和蔼可亲,深受师生们的尊敬和爱戴。第二,善解人意。肖老师担任过部队政治工作者,他对我们这些年青人要求甚少,但却能深查我们的内心并给予我们有益的教诲。我记得肖老师曾和我半带玩笑地说,小周,你的名字使我联想起周瑜,但舞台上的周瑜心高气傲,金玉其外,容不得人;书中的周瑜胸怀博大,团结老同志,那才是真英雄。要学书中的周瑜,不要学舞台上的周瑜。肖老师的这番话使我终生受益。回忆起肖老师拖着伤残之躯伏案工作的情景,不禁让人想起北宋李纲的病牛诗:“耕犁千亩实千箱,力尽筋疲谁复伤?但得众生皆得饱,不辞羸病卧残阳。”肖老师代表着一代英雄的精神,激励吾辈后生永往直前。

    [忆往情深系列]真正的战士——记法律系肖永义同志的先进事迹

分享到: 0
导航 Links





>> 人大首页
>> 校教务处
>> 研究生院
>> 校科研处
>> 校图书馆
>> 数字人大
>> 人大邮件系统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