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人民大学 >> 永远的怀念 >> 叶长良教授 >> 正文
叶长良教授
相关文章


和爸爸在一起——怀念我的父亲叶长良先生

(2008/4/18 18:53:29)

    08年3月31日晚,老爸突然离开了我们。我的心,很痛。

    从306医院回到家里,回到这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环境中,然而现在却是缺少了老爸的空间里,我感到从未有过的陌生和惶恐。闭上双眼,却关不住思绪的闸门,尘封了多年的记忆,那些和爸爸在一起的片断,像脱缰的野马,带着流年的沉香,在脑海中肆意徜徉……

    记得小时候我上幼儿园,每天都是爸爸亲自接送。为了上好一些的幼儿园,爸爸每天骑车跑好远的距离送我。因为担心我的安全和冷暖,爸爸用木板、角铁和轮胎,亲手为我打造了一辆小斗儿车。这辆斗儿车是上开盖全封闭式的,整体漆成了天蓝色,前面和侧面有窗,里面用木板钉制了桌椅,椅子上爸爸还给我准备了厚厚的棉垫。每天早上,爸爸把斗儿车挂在他的28自行车上,我们就一起赶路出发。放学的时候,望着南来北往的车流,我就期盼着那辆蓝色的小斗儿车快些出现。不知道有多少个日子,爸爸就这样蹬着斗儿车接送我。无论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风霜雨雪,而坐在小窝里的我始终是暖融融的。就这样,这辆斗儿车竟成了我童年最美好的回忆。我知道,和爸爸在一起,我的生活很温暖……

    80年代初,我上了小学,家里的日子还比较拮据。那是个周六的下午,学校放假,我赶着回家吃午饭。爸爸没课在家,给我炒了我爱吃的烧茄子。但那次吃的茄子实在太老,籽儿又多又硬,难以下咽。我虽然很饿,但只吃了两口就再吃不下去了。当时家里并没有准备别的菜,面对这无法享用的饭菜,我很来气。对于茄子的老迈,爸爸也很诧异。但爸爸依然很乐观,问我,“咱们改吃涮肉吧?”“哪儿有啊?”我问,“涮茄肉啊!”爸爸笑道。不大功夫,爸爸端来一碗开水,我们就把茄块放到水中涮洗后再吃。这样虽然没能清除所有的茄子籽,但情况大为改善,好歹能咽下去填饱肚子了。爸爸发明的“沾水茄子”以后又多次在家中被提起,那当然算不得好吃的饭菜,但却是最令人难忘的一餐。现在想起来,在那些艰难的日子里,和爸爸在一起,我的生活很快乐……

    2001年,妈妈做了腰椎盘大手术,爸爸照顾妈妈支撑着这个家,很辛苦。想起来正是这段时间,银丝和皱纹爬上了爸爸的额头,而我也改叫他“老爸”了。老爸一生简朴,可以算得上无欲无求,直到他离开我们,身后也没留下什么愿望,让我遗憾没为他完成。其实,他的全部心思都在家人身上,希望我和妈妈过得更好、更快乐。老爸从来不愿麻烦别人,甚至是家人亲友,凡事总是亲力亲为,家里的吃穿花用,样样都被他安排得井井有条,即便是和我们的诀别,竟然都没让我们为他多费心力。我知道,和爸爸在一起,我的生活很幸福……

    08年4月8日,老爸躺在鲜花丛中,躺在老同事、老朋友和家人中间,安详得像睡着了一样。想着生我养我育我的老爸,永远地离开了,我的泪水禁不住地落下。人很难活得像庄子一样,在亲人离开时仍能鼓盆而歌,但我知道老爸的心愿,我会和妈妈坚强地生活下去。
以前,爸爸生活在我的身边,以后,爸爸活在我的心里。

叶  方    
2008年4月10日

分享到: 0
导航 Links





>> 人大首页
>> 校教务处
>> 研究生院
>> 校科研处
>> 校图书馆
>> 数字人大
>> 人大邮件系统
>> 返回首页